宇珍國際藝術 | Yu Jen Taipei

選單

十七/十八世紀 青玉臥牛 專題賞析

影片欣賞
*
十七/ 十八世紀 青玉臥牛
L62cm W42cm H28cm
來源:芝加哥Ralph Beacon收藏,於2014年捐贈予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
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收藏

預估價:TWD 6,000,000-8,000,000
USD 214,300-285,700
HKD 1,621,600-2,162,200
RMB 1,363,600-1,818,200

牛具備「五行」中,土及水的神力,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象徵。因此古人常於治水後,設置銅牛、鐵牛以鎮水魔。乾隆帝曾命人於頤和園堤岸上造銅牛像,祈能「永鎮悠水」。更以玉雕牛之造形為宮廷陳設,具祈福及佑護意義。
 
本次專拍封面亮點作品十七/十八世紀〈青玉臥牛〉,為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於館藏期間經由玉料的開玉、扎碢、打鑽及拋光等技法所使用工具的考證,斷代為十七/十八世紀。從明清時期對玉器的琢製紀錄來看,明末或有陸子剛冶玉技法超卓,然朝廷「閉嘉峪關,絕諸域西番之貢」,和闐玉料需輾轉運輸才能到內地,玉料塊度不大,此種現象持續到清代初期。直到乾隆平定準噶爾及回部,獲得大塊玉料,宮廷因而創立大型玉器製作的鑿鏨製玉技術,其中「秦中鋼片」鑿鏨技術為乾隆時期創新的獨特技藝,為清宮大型玉作開創一片天地。


 
由於乾隆皇帝對於宮廷玉器的製作給予極大關注,不僅親自過問造辦處玉作人員構成、工匠選派及其技術情況。他還對重要器物的畫稿、製木型、蠟樣,以及最後的裝飾、擺設等,皆一一審查,親自指示。為此特別補充依據清宮檔案資料中,對於「秦中所產鋼片」、玉臥牛的製作、裝飾及陳設等紀錄進行頗析。
 
根據清高宗(1735-1796)時期《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關於玉牛的製作之記載,可分早期及中晚期。早期為乾隆二十四年以前,因玉料取得不易,生活用器皿和佩飾製作主要用庫藏舊玉料和古代帶板改製,陳設器「臥牛」多為進貢之玉石子,由蘇州織造安寧處成做。
 
直至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平定準噶爾及回部以後,通往西域的交通運輸得以發展,新疆密勒塔山和于闐地區優質玉材得到大量開採,並不斷運入內地,大量進入宮廷,解決長期阻礙玉器發展的原料問題,從而宮廷製玉進入繁榮。此外,為滿足宮廷特殊需求,清廷派出專員赴新疆督採密爾岱山大玉料輦運至京,有的單塊重量達幾千斤,從而開啟宮廷大型玉器製作的先河。


 
大型玉器的製作和傳統小件玉器不同,常遇到前所未有的問題。一方面,傳統製玉使用「一人操作足踏高腿桌式砣機」如〈扎碢圖〉
(圖一),製玉者手持玉件,以玉輕觸砣具進行砣磨,整個過程玉動而砣機不動。而大型玉器製作恰恰相反,由於材料巨大,玉料無法移動,只能移動砣機。在當時還沒有可擕式磨砣工具的情況下,製作玉器需要耗費大量工時,尤其是製作大型玉器,短則需耗費幾年,多則二十年。如何有效縮短製作週期,也是當時大型玉器製作亟需解決的問題。正是在此背景下,原是造辦處金玉作工匠的通武,將其純熟的鑿鏨技藝移植到大型玉器製作,巧妙利用新工具「秦中鋼片」雕刻,創立鑿鏨玉器之新技法,並使一件作品可有多位工匠同時進行鑿鏨,成為一種集體作業方式。


圖一〈扎碢圖〉

此技法在乾隆二十八年(1763)至乾隆三十四年(1769)造辦處製作大玉甕時首次使用。乾隆三十五年(1770)正月初六日,乾隆皇帝在重華宮舉行茶宴,與群臣以「玉甕」為題聯句賦詩,吟詠的物件即是前一年五月造辦處完成的和田玉雲龍紋大甕。這件玉甕形體巨大,原玉重三千餘斤,是清代碾琢巨型玉器的首次嘗試,為後來諸多大型玉器的製作積累經驗。
 
玉甕聯句序言中,乾隆皇帝寫道:「因茲度彼良工,斷手須廿年以竢。而乃資乎利器,匠心甫六載而竣。」並在注釋解釋:「此甕初付工琢,按常時寶砂石磨制法,計之須二十年乃得蕆事。玉人有請用秦中所產鋼片雕鏤者,試之殊利捷。自癸未冬迄己丑長至月,閱六年而成,程工省十之七。
(圖二)乾隆帝在此提及兩種玉器製作方法:「寶砂石磨製法」和「秦中所產鋼片雕鏤法」,並稱前者是「常時」使用,而後者為新方法。

圖二玉甕聯句
 
因新製玉方式的產生,陸續製作出大型玉器,又如乾隆四十一年(1776)四月,六塊從新疆葉爾羌密爾岱山開採的巨大玉料被運送到北京宮廷,該月二十八日乾隆皇帝即針對這些玉料呈覽後,乾隆皇帝批示:「五千斤玉甕交兩淮鹽政伊齡阿處成做…其四千斤玉甕一件交造辦處成做」。

列舉採用「秦中鋼片」鑿鏨技法之作品,如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乾隆〈青玉大雲龍甕〉
(圖三)乾隆三十一年十一日〈大青玉一塊做牛一件〉、乾隆五十一年閏七月〈青玉臥牛一件交熱河〉、乾隆五十九年二月〈青玉臥牛一件啟祥宮新做〉,取材皆為青玉,由清宮造辦處或蘇州織造安寧處成做。本件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庋藏之〈青玉臥牛〉,或為清宮紀錄的其中之一。


圖三 清乾隆〈青玉大雲龍甕〉
 
本品由於材料巨大,玉料無法移動,只能移動砣機。傳統桌式砣機缺乏機動靈活性,而使製作上受到侷限;另一方面,傳統寶砂磨砣法由於受工具限制,製作玉器時除耗費巨大人力、物力和財力外,技術問題亦是重要挑戰之一。再細觀之,玉牛經切、鑽、鏤、刻及磨等技法雕琢,體態飽滿,牛後頸肌肉凸起,脖子處皮膚皺褶刻劃栩栩如生,背部脊線清晰,將其象徵的力量及永恆表現淋漓盡致。鼻子、眼睛、耳朵及足蹄採打鑽後磨凹弧線;牛角採鏤空再陰刻弧線,展現精湛刀工與嫻熟技法,因此判斷應為乾隆時期採用「秦中鋼片」鑿鏨技術的巨作。
 
在玉臥牛製作完成後,乾隆皇帝對於臥牛的陳設也別具心思,為之搭配合適的底座,襯托臥牛霸氣姿態,更顯露皇家對玉臥牛陳設的嚴謹與重視。如:「二十四年…青玉臥牛陳設一件,配得合牌座樣…奉旨照淮做紫檀木拉道填金;於六日初四日…青玉臥牛陳設一件配得草墩座(註一);「乾隆五十九年…玉臥牛一件畫得雲瓣腿座樣呈覽奉旨照樣准做。(註二)


註一 《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乾隆二十四年六月四日之記載


註二 《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乾隆五十九年二月之記載
 
而根據《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所記載,玉牛陳設處大致為熱河、圓明園、瀛台與幾處宮殿,詳細記載如下: 
乾隆五十一年閏七月、乾隆五十七年八月、乾隆五十八年七月,共三件青玉臥牛交熱河、乾隆五十二年三月初三日、乾隆五十九年四月初七日、乾隆六十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共三件玉卧牛交圓明園、乾隆五十七年九月初一日〈卧牛一件交懋勤殿〉、乾隆五十七年八月〈卧牛一件交悅心殿〉、乾隆五十九年十二月初七日〈玉臥牛一件刻交瀛台〉。



再查閱現存各大博物館及私人收藏之玉牛,如北京頤和園庋藏清乾隆〈青玉臥牛〉L58cm
(圖四);劍橋菲茨威廉博物館庋藏清〈青玉臥牛〉L40cm(圖五);英國維多利亞及阿爾伯特博物館庋藏十八世紀〈青玉臥牛〉L38.5cm(圖六);紐約佳士得2019年3月20日,編號824,清十八世紀〈碧玉大臥牛〉L30cm(圖七);倫敦Wolley & Wallis 2009年5月20日,編號388,清乾隆〈御製碧玉雕水牛擺件及銅鎏金底座〉L20.8cm(圖八)。僅頤和園所藏玉牛尺寸略小於本品,本品乃目前所見傳世玉牛中,最為精美傳神且震撼之曠世巨作。



宇珍2021春季拍賣會將於8月15日隆重登場,為方便無法到場的貴賓,歡迎來電、Email 或加入本公司LINE告知需要的拍品編號,我們將傳送細部照片給貴賓欣賞,如有需要任何服務,歡迎來電諮詢。


宇珍2021春季拍賣】
卓爾不凡 : 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精萃
御苑風華 : 紐約重要金融家珍藏
重要中國瓷雜工藝精品


預展:8月7-14日
拍賣:8月15日

地點: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 (中華文化總會大樓)

諮詢 +886-2-2358-1881
EMAIL art@yu-jen.tw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