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Yu Jen Taipei

選單

清乾隆 白玉鏤雕夔龍鳳紋「長宜子孫」珮 專題賞析

影片欣賞
*
清乾隆 白玉鏤雕夔龍鳳紋「長宜子孫」珮
「大清乾隆年製」、「珍字五十八號」款
L20.3cm

來源:
奉文堂收藏,於2010 年代捐贈予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
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收藏

預估價
TWD 400,000-600,000
USD 14,300-21,400
HKD 108,100-162,200

RMB 90,900-136,400

白玉質,溫潤細膩,色澤勻淨。圓形片體出廓,採鏤雕、透雕、線刻等技法雕製。上部出廓鏤雕雙夔龍,面面相對,二首間有圓珠及雲形紋飾,即是「龍珠在頜」,象徵吉祥如意、國泰民安。下部為璧,左右兩側邊分別鐫刻隸書「大清乾隆年製」款和千字文款「珍字五十八號」。璧內鏤雕雙鳳與雙龍紋環繞,間飾篆書「長宜子孫」四字。

長者,長遠長久;宜,君子宜知;子孫,萬代也,寄託無限美好的期許與祈願。整器無論紋飾或雕工,皆匯集漢代玉璧之大成,其複刻原型可參見江蘇省揚州博物館庋藏東漢〈玉宜子孫璧〉
(圖一),唯尺寸略有增減變化,圖案內容更加豐富多彩,裝飾造形更為複雜精緻,設計構思奇巧,彰顯富麗堂皇的豪奢氣息,為清宮仿漢代「宜子孫出廓璧」經典作品。

圖一 東漢〈玉宜子孫璧〉

乾隆皇帝深受宋以來文人「尚古」觀念影響,素以風雅自許,其喜愛的精緻玉製玩賞器品種增多。又對漢族傳統文化倍加崇仰,尤其珍愛古舊文物,至乾隆四十五年,宮中已存有上萬塊古玉。乾隆帝每得到一件珍貴玉器,不僅於閒暇時賞玩,更題詩吟詠,詠玉詩近八百首,或表示愉快心情,或對古人工藝讚嘆,或對其用途考證,仿古玉器的製作在其倡導下達到極致。

屬官辦作坊的清宮造辦處,康熙年間建於養心殿,並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達到鼎盛,尤以乾隆年間為高峰。依據造辦處記載,可知「長宜子孫珮」在乾隆二十年(1755)至乾隆五十九年(1794)間,由宮廷造辦處、蘇州織造成做,有白玉、黃玉、青白玉等,大小不一約計百件。為此特別補充《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相關記載,針對「長宜子孫珮」從取料、畫樣、製成、刻款、字號等為切入點進行分析。
 
乾隆二十四年(1759)以前,玉料取得不易,清宮玩賞器中的珮、璧主要是用庫藏的帶板、硯台等舊玉料改製。如《造辦處活計檔》:「乾隆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催總白世秀來說太監毛毛團交白玉帶板大小一百塊、青玉帶板大小五十四塊,傳旨,著交與織造海保處仿古款式花紋酌量做佩、璧、環、玦、合符。」(註一)、乾隆二十年六月如意館「八日…青玉大硯一方,畫得長宜子孫佩紙樣一張…二十二日將白玉硯臺劄下一半,亦做長宜子孫珮四件。」(註二)



註一《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乾隆三年之記載


註二《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乾隆二十年之記載

乾隆二十四年(1759)至乾隆五十九年(1794)期間,朝廷從新疆和闐地區取得大量優質玉材,分批運往京城。此時期,以大塊玉材製作的陳設器如玉插屏或硯台會留下一半玉材,或從盤碗鐘碟取下大塊殘玉料,或隨挑優質玉料留做玩賞器。其中又以特別挑選的優質玉料最為精緻,如《造辦處活計檔》:「乾隆四十三年七月初十日隨挑二等白玉一塊,重十二斤八兩…白玉一塊劄得一它呈覽,奉旨着做長宜子孫佩二對」 。從檔案文獻可知,玉料兩邊有抑處不堪用叚玉,奉旨先鍘一看,劄得白玉一塊,由蘇州織造舒文處成做「長宜子孫佩二對」,叚玉應是接近玉璞處,還能畫得珮四件,推斷其白玉質地應是較為細膩潤澤,此紀錄應是目前查得用料最大、玉質最好的「長宜子孫珮」作品。本件〈白玉鏤雕夔龍鳳紋「長宜子孫」珮〉Wt.418g,L20.3cm與保利藝術博物館庋藏清乾隆〈白玉長宜子孫佩〉
(圖二)L18.5cm,為目前所見與紋飾、大小尺寸相近之類似作品,或為二對其中之一,皆屬「長宜子孫珮」稀少之大器佳作。


圖二 清乾隆〈白玉長宜子孫佩〉

由於玉材的來源充足,以蘇州、揚州、北京造辦處玉作為中心的琢玉業得到空前的發展。蘇州琢玉特點為精緻秀媚,揚州玉器特點為豪放勁健,宮廷則融蘇州、揚州於一體,具有精美極致的琢玉特點。乾隆宮廷雖好古,但風格多變,有時雖仿古代神韻,但亦不忘增添新意。且其用料之考究、製作之不惜工本及冶玉工藝之精細皆達到巔峰。此時期,乾隆帝對於宮廷重要仿古玉器之選料、畫稿、製作、刻款等,都一一審查,親自指示,給予極大關注,並製造出一批帶有年款及千字文編號的玉器。

從《造辦處活計檔》記載,查得三筆關於「長宜子孫珮」年款字號的紀錄,可分為乾隆中期及晚期。如乾隆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太監胡世傑交白玉長宜子孫佩四件…著啟祥宮刻年款字號,欽此」、乾隆二十四年九月二十三日「…白玉子孫珮二件,着刻年款字號」、乾隆四十四年十一月初一日「…刻得年款名號,白玉長宜子孫佩四件呈覽,奉旨交啟祥宮」。 

 
有年款名號的長宜子孫珮,可參見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庋藏清乾隆〈玉鏤雕夔鳳紋長宜子孫璧〉「覆字一百八十八號」(圖三),與本件〈白玉鏤雕夔龍鳳紋長宜子孫珮〉「珍字五十八號」,邊緣處皆有褐色沁,或為該時期巧妙利用玉料皮色之仿古佳作。細觀之,兩者玉質、構圖及技法,幾乎相近,應屬相同畫稿,唯因取得玉料不同,製成尺寸有大小差異。
 
此二件長宜子孫珮根據千字文字義分析,珍字五十八號取千字文「果珍李柰」,「珍」排位第五十八字,喻有「珮中珍品」之意。而故宮博物院藏覆字一百八十八號,取千字文「信使可覆」,「覆」排第一百八十八字,喻為「好的樣稿可重覆使用」,皆與字面意義相符。

此外,再比對雕工,做工各有不同。譬如「長宜子孫」四字皆為打鑽後以搜弓線拉鏤刻,故宮博物院藏覆字一百八十八號(圖三)於字面採磨平技法,而本件珍字五十八號字面採凹挖、打磨及拋光製成,做工更加精緻,極盡委婉柔媚之能事,凝聚乾隆工精華於一器。表現出《造辦處活計檔》載「往細裏琢磨、做細、光亮」的嚴謹要求,乃輝映乾隆盛世工藝美術的重要載體。也是目前兩岸故宮出現長宜子孫珮中最細緻與精美之作。



圖三 清乾隆〈玉鏤雕夔鳳紋長宜子孫璧〉「覆字一百八十八號」

《千字文》由梁朝周興嗣所撰,起句天地玄黃,尾句為焉哉乎也,共二百五十句,每句四字,計一千字,故稱《千字文》。乾隆玉玩既用千字文作字頭,又貫順序號碼,是兼用文與數的雙重編目法,如兩岸故宮博物院現存清乾隆仿古十二件千字文玉器,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千字文款玉器有:地字二號〈碧玉獸面紋斧〉
地字二號,即是《千字文》首句天地玄黃之第二字,其二號不僅是表示第二字,也是千字文編號的第二件玉玩,為雙關編號。元字三號〈碧玉獸面紋斧〉元字三號,字是《千字文》首句天地玄黃,第三玄的避諱字,避康熙帝玄燁之諱,易玄為元。黃字四號〈玉鷹戰紋斧〉、宙字六號〈青玉蟬紋斧〉、洪字七號〈仿古玉斧〉、荒字八號〈仿古玉斧〉、火字七十五號〈玉經火仿古獸面紋斧〉、駒字一百三十四號〈白玉斧〉、覆字一百八十八號〈玉鏤雕夔鳳長宜子孫璧〉共計九件。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千字文款玉器有:辰字十二號〈仿古玉斧〉
、調字三十一號〈玉人面紋圭〉、雲字三十三號〈玉人面紋圭〉共計三件。

這十二件玉器中,「斧」有九件、「圭」有二件,共計十一件系屬仿新石器時期,僅一件為仿漢時期的「璧」。又從數字標示可知,這批仿古玉器至少已做一百八十八件,而一百八十八號之後的玉玩成品或已佚。
 
經查詢研究,清宮舊藏中凡鐫有乾隆年製、大清乾隆年製、乾隆御製、乾隆御用、乾隆御賞、乾隆仿古、大清乾隆仿古以及千字文編號和題御製詩等紀年玉器,均為乾隆中晚期交造辦處、蘇州、杭州、揚州、江甯等地織造、鹽政、鈔關等內廷派出機構碾琢而成的乾隆御用玉器,皆為乾隆帝鍾愛的玉玩。據故宮專家推測,以千字文作順序編號的玉器原有一百九十多件,迄今兩岸故宮博物院現存仿古玉器僅剩十二件,有十一件從未出宮,僅辰字十二號不知何時出宮,流傳於民間,曾數次易手,終在1992年重歸故宮博物院。以故宮博物院現存清宮舊藏編號推測,再以玉玩存亡留失的比例來計算,一百八十八件僅存十二件,其存世率百分之六,流失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四,流失量極高。這種極高流失率可能是由於損壞、被竊、劫難(英法聯軍、八國聯軍之禍亂)等原因所致。

拍場類似作品
圖四 清乾隆〈白玉鏤雕夔龍紋「長宜子孫」璧〉
「乾隆年製」款、「羊字二百號」
拍賣於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8日,編號2805,成交價HKD 11,300,000



場類似作品
圖五 清乾隆〈玉鏤雕夔龍祥鳳紋「長宜子孫」佩〉
「乾隆年製」款、「信字一百八十五號」
拍賣於紐約蘇富比2013年9月17日,編號128,成交價USD 533,000

 
拍場相似之例可參見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8日,編號2805,清乾隆〈白玉鏤雕夔龍紋「長宜子孫」璧〉「乾隆年製」款、「羊字二百號」
(圖四),成交價HKD 11,300,000;紐約蘇富比2013年9月17日,編號128,清乾隆〈玉鏤雕夔龍祥鳳紋「長宜子孫」佩〉「乾隆年製」款、「信字一百八十五號」(圖五),成交價USD 533,000。與之相比,本件清乾隆〈白玉鏤雕夔龍鳳紋「長宜子孫」珮〉無論質地、尺寸及雕琢工藝皆略勝一籌,彌足珍貴。

宇珍2021春季拍賣會將於8月15日隆重登場,為方便無法到場的貴賓,歡迎來電、Email 或加入本公司LINE告知需要的拍品編號,我們將傳送細部照片給貴賓欣賞,如有需要任何服務,歡迎來電諮詢。

宇珍2021春季拍賣】
卓爾不凡 : 芝加哥亞洲傳統藝術博物館精萃
御苑風華 : 紐約重要金融家珍藏
重要中國瓷雜工藝精品


預展:8月7-14日
拍賣:8月15日

地點: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 (中華文化總會大樓)

諮詢 +886-2-2358-1881
EMAIL art@yu-jen.tw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