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陳朝寶的藝術表現


文/臺南市美術館董事長 黃光男

 

陳朝寶先生是我的同學。在校時就敬佩他藝術創意的才華,雖然在傳統筆墨上往往多了幾許「天外」之物,卻能增添畫境的廣闊,也增加無限的趣味,印合古人所說的妙造自然的興味。

這種在當時很傳統的水墨畫技法,無異引人多方的遐想與贊嘆,不知要說他好,還是要說這個人有了古怪,如此云云,我們便在課餘之暇互相捉狹說:「大藝術家將要誕生了」!說得也是,在未從學校畢業之際,他已應諸多與藝術創作有關的公司看中,欲請他擔任藝術顧問,其中被知名報業網羅為時事漫畫的主筆,羨煞了諸多同道,也受到廣大讀者的推崇與喜愛。

 

,設色 紙本,1990,64x90 cm

我是其中之一位「寶迷」,每天閱報一定要看看這位老兄又有什麼新的花樣,在當年有些威權的時代,他卻能應和時空的需要,且有大快人心的幽默感,可說一圖抵千字之效。雖然幾年時間的暢述心志的工作,陳朝寶卻在登峰造極時,突然不見了,我還以為這個傢伙是賺多錢而提前( 錢) 退休了。

原來不是,事後我在巴黎蒙馬特附近看到他,正孜孜於巴黎美學的造作研究,也用心在西方藝術創作的領域上有諸多的反思,我記得他告訴我:「你看看蒙馬特這個地方,從白教堂到市區各個博物館間有多少畫廊,多少藝術家正在拼命的學習與創作。尤其在這個地方出去的畫家,包括羅得列克、畢卡索或是印象畫派的諸多名家,他們在這裡做什麼、學什麼,真是神秘而高雅的工作呀,而且法國文化的傳承與傳播似乎都在引導人性的靈魂與人間的情慾的牽索!」不是嗎!誰說一定要模仿外在的形式,但並不反對在博物館給你滿足模仿的機會,誰也不能否認每個人都有天生的才能,視為內心深處靈光就在巴黎街坊上出現,儘管畫家或藝術家可以化為人間的丑角,卻蘊含著無比開闊的心襟,所以法國的領導者或政治人物他們重視藝術創作的優劣,常常作為他們政績的紀念品,例如龐畢度藝術中心的建立、奧賽館的成立、畢卡索美術館的營運或羅丹博物館的整修與設置,諸此等等都在顯現法國國力的實體。

 

幽靈,混合媒材 拼貼 畫布,2017,27x35 cm

還有更多鼓勵年青人的創作,收藏年青人的藝術品,多麼的優厚與重視。我聽他滔滔不絕地描述巴黎藝壇時,哦!明白了,他內心的深處在醞釀一股世紀美學的具體形質,在嘗試與創作中,以無比的想像力包括他先前創作單題漫畫的思維,是令人感受到那股千鼎之力的。

我一時無法辨別他為何來到巴黎城市沾了美學的醬汁,却也感受他的眼神正流露一片希望的彩光。巴黎給他增強什麼力量,或是在創作給他怎樣的啟示。總之,作為世界藝術中心的巴黎,確實提供他在藝術創作有無比信心與條件,將他原本就很東方的精神領域,包括老莊的哲思與人間往來的生活寄寓,如哲思、寓言或是風、雅、頌的題材,甚至以賦、比、興的感懷,作為神秘美學的闡述者。

陳朝寶有了東方的哲學思考加上了西方人性的文明,在繪畫創作選材上就有更為亮麗與深度的表現能量,正好此時的巴黎在表現主義的作品方興未艾。不論他是否搭上這個風潮,或有一種題材是表現主義的認同,他再次應用了「圖像是文化展現的一種符號」時,陳朝寶的當代繪畫就沒有所謂的水墨畫或西洋繪畫的題材了。

 

私人收藏
詠江山,混合媒材 畫布,2009,53x65 cm

石濤也說過:「夫畫者從於心者也。…行遠登高,悉起膚寸,此能以一畫具體而微,意明筆透。腕不虛則畫非是,畫非是則腕不靈。…理無不入,而態無不盡也」。我們欣賞他的畫作大約也朝向石濤上人的畫理上,更精確地說,非有一番滾滾塵沙襲來,如何能看盡人間苦樂喜哀。陳朝寶的畫,從繪畫的內質看,何嘗不是千帆過盡,雁歸程在故里的自信,同時也在於繪畫藝術美者,乃在於「情感賦予藝術象徵之靈妙光芒…被封於形象的同線內的熱情」( 克羅齊語) ,這就是藝術,也是作為一位傑出的繪畫創作者,之所以能一個簡單的圖像,或是一片語言就能把作品的美感呈現出來,也可以感動他人的主要原因。

陳朝寶此次被國立國父紀念館的中山國家畫廊邀請展出,不僅僅是有早期創作的過程所顯現的幽默作品,更有以象徵性的社會觀感,呈現了他自己所受到的衝擊與故我作為;甚至是心理內在的精神反思,有一種不言可喻的陳述或對於人生境界的透視。

 

私人收藏 
江山如此多嬌 ,混合媒材 畫布,2006,170x170 cm

當然,他的作品有諸多文化層次的反思,也有人間世的風潮,其中的絢麗於年少夢境,有些是自己的心情寫照、有些是百忍千忍的沉默,也有是別人的故事,更有社會發展情境中的期待,他曾說:「諸多的藝術工作是別人的故事加上自己的經驗,在畫面上所呈現的是生存的機制,也是生命的價值,儘管它是人為的或是真實的,不在於象徵或寫實,總得要有個理想性的信仰,至少,藝術創作也是神的工作啊!」陳朝寶的創作動機是高超的,也是激情的,更是強烈的情思反應。自然給予他在題材上的多樣性,包括物象的掌握;人文的精神則調和他在文化上的理解,其中的東西方可滲和的部分,成就了他畫面上的現代性。自然與人文之間,陳朝寶明白在畫面上有個時代性的圖像即是意象的表現。就東方美學上的「悟性」與「感性」所構成的美感間距,在陳朝寶作品中有充足的創作動能,以及立於時空間的獨特風尚。

陳朝寶精緻思維中的光彩,「運墨如已成,操筆如無為」的境界,雅然於藝術表現,即是沛然成章的美學表現。

 

其樂融融 ,混合媒材 紙本,2019,68x64 cm
 

展覽資訊
展期:2021年3月26日- 5月3日  上午9時-下午6
開幕典禮:3月27日  下午230分
地點:國立國父紀念館 中山國家畫廊
座談會:2021年4月10日 下午230分
               「陳朝寶的藝術創作」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