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明德惟馨



獨稟靈氣・首出庶物

沉香,是大自然饋贈人類最美妙的珍貴物質,因結香方式特殊,散發清涼幽遠的香味,有的近似蜜香,有的近似乳香,既醇厚且優雅,自古以來被列為眾香之首。既有怡情養性、啟迪才思之妙用,又是養生療疾、袪疫辟瘟之良藥,歷經數千年,發展為奢華尊貴又帶有士人風雅的香文化。

千古縈迴一縷香
中國的香文化萌芽於遠古祭祀之禮;起始於春秋佩香之德;成形於漢代合香之貴;成熟於盛唐用香之華;普及於兩宋燃香之廣;完善於明清品香之勢。歷代不少帝王將相、文人墨客皆惜香如金、愛香成癖,甚至有文人感嘆「無香何以為聚」。



博山爐暖:初成於秦漢
漢代,隨著絲綢之路開通,各國香料陸續進入中土,海南、越南等外域開始進貢沉香,異國名香成為權貴世家奢華的象徵。

 
「石崇廁,常有十餘婢侍列,皆麗服藻飾,置甲煎粉、沉香汁之屬,無不畢備。」 《世說新語・汰侈》

盛世流芳:完備於隋唐
隋唐時期,經濟繁榮,佛教興盛,用香風氣普遍,此時期調香、薰香、評香已成為高雅藝術,香道文化儼然成形。高級的沉香可作上品香料供養佛陀,不僅是對佛、菩薩的恭敬,更能與之建立溝通,培補本性善根,以達到覺性圓滿,生起「智慧之香」。唐・盧楞伽〈六尊者像冊〉(圖一),便描繪胡人持沉香為寶,獻予尊者。

 

圖一  唐・盧楞伽〈六尊者像冊〉(局部),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晉唐兩宋繪畫・人物風俗》,香港商務印書館,2005 年,頁74-77,圖版10

禮佛之餘,達官顯貴對之更是沉迷,《太平廣記》便記載隋煬帝每至除夕夜:「殿前諸院,設火山數十,盡沉香木根也,每一山焚沉香數車…沉香甲煎之香,旁聞數十里。一夜之中。則用沉香二百餘乘。」唐代高官則以之為建築、家具,《香乘》:「唐明皇君臣多有用沉、檀、腦、麝為亭閣何多也…昔所未有,今皆有焉。」、「安祿山有檀香床,乃上賜者。」
 

圖二  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卷〉(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晉唐兩宋繪畫・山水樓閣》,香港商務印書館,2004 年,頁67-93

巷陌飄香:鼎盛於宋元
宋代,香文化發展至巔峰,從皇宮內院普及於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居室廳堂、宴會慶典中,焚香助興;在集市上出現專門的香鋪,不僅可買香,亦能請專人製香,如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圖二)販賣高級香料的「劉家上色沉檀揀香」店;雍容貴婦出行時,常有僕婢持香薰球陪伴左右;文人雅士相聚,用香品香,享受氤氳香氣,更與鬥茶、插花、掛畫並稱為怡情養性的「四般雅事」,再從宋代〈竹澗焚香圖〉(圖三)中,可見此種風雅情懷。

圖三 宋〈竹澗焚香圖〉,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摘錄自北京故宮博物院網站

宮廷在禮儀與祭祀對香的需求更是龐大,帝王亦賜香以示恩寵,整個朝堂瀰漫精緻考究的用香風氣。宋真宗時期的宰相丁謂對宮廷用香熟悉,曾親至海南考察,進而撰寫《天香傳》,乃為沉香立傳第一人。其評沉香:「文理緻密,光彩明瑩,斤斧之跡,一無所及,置器以驗,如石投水,此香寶也,千百一而已矣。夫如是,自非一氣粹和之凝結,百神祥異之含育,則何以群木之中,獨稟靈氣,首出庶物,得奉高天也。」
 
「六曲屏風倚殿帷,君王風度欲題詩。卻宣學士書無逸,又賜沉香筆數枝。」 宋・王仲修《宮詞》

香滿紅樓:廣興於明清
明清代,文人好古敏求,崇古成為風尚。從明・史文〈松蔭撫琴圖軸〉(圖四)中,可見深受宋人的哲學觀、美學觀與生活方式影響,對沉香的重視與熱愛超越以往,成為日常生活的標誌,與之相關的焚香、品香、鑒香等活動皆已成熟,各種香具隨之而生,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

 

圖四 明・史文〈松蔭撫琴圖軸〉,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院體浙派繪畫》,香港商務印書館,2007 年,頁164,圖版80

至清代,對沉香的使用更達空前規模,從康熙到乾隆,帝王們無不醉心著迷。從清宮檔案記載,可知各宮月例、祝壽、薰香、入藥、祭祀、賞賜等,皆可見其身影,更可作為裝飾藝術擺放於室內各處。沉香之美,千古以來在中華文化中持續地散發動人光輝。

尊…沉香一九、白檀一九、絳香一九、雲香一九…及肴饌果品等物、進獻」「辛酉。先是、上以皇太后六袠聖壽。命皇四子胤禛整備進獻禮物。至是、恭進佛三
《清實錄・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三十九年》

馨香濃淡總相宜
沉香,是大自然中極為複雜奧妙的寶物,其生成方式極為複雜,乃瑞香科植物因自身或外力影響,損傷後在菌體作用下,薄壁細胞內的澱粉產生一系列變化,形成香脂,經多年凝結沉積而得,每一分一厘的增加都凝結著時間與機緣。

 
「其積年老木,長年其外皮俱朽,木心與枝節不壞,堅黑沉水者,即沉香也。」 《本草綱目》

明・周嘉胄《香乘》:「其品凡四,曰熟結:乃膏脈凝結自朽出者,曰生結:乃刀斧伐仆膏脈結眾者,曰脫落:乃因木朽而結者,曰蟲漏:乃因蠹隙而結者。」古人將沉香的形成方式約略區分為此四種。熟結,是香樹因自身變化,引起樹脂分泌而結香;生結,指外力導致香樹受傷而結香;脫落,結香部分脫離母樹,經長時間腐蝕後結香;蟲漏,香樹被蟲蟻蛀蝕後,樹脂凝聚於創口附近形成沉香。無論哪種結香方式,尚須有氣候、溫度、濕度等多重適合條件配合,更要經歷數十年至上千年的時光淬鍊,至為難得。



而根據環境不同,又可分倒架、水沉與土沉。倒架是香樹倒伏於泥土或沼澤之中,其形如臥倒之架而得名;水沉是指香體離開香木後進入潮濕泥地或是沼澤中,在自然歲月演化過程中熟化。由於受水分保護,其香體風化較不嚴重,質地硬、韌、厚實,紋路清晰;土沉是香體脫落落入含水較少的乾泥,隨時間變化而形成。

「山租輸海貝,市舶賤迦楠。」清・查慎行《與陳漳浦莘學話舊》
 
主要生長於高溫潮濕環境的沉香,依產區可概分為惠安系、星洲系。惠安系指以惠安為集散地的中南半島所產沉香,又以越南最具代表性,其香韻帶甜,味清揚。其中的棋楠為沉香之最,又稱迦楠,古稱瓊脂,乃由沉香二次醇化,昇華質變而成,比之沉香更加溫軟,氣味馥郁自然,數量極為稀少,又被稱為「天籟之香」;星洲系是以新加坡為集散地的海洋國家,如印尼加里曼丹、達拉幹及汶萊,其韻味醇厚濃郁,生結平和,熟結張揚。綜合以上環境、形成方式等各種因素,使每一塊沉香的香味都與眾不同,別具特色。

心若神往・韻香自來
香學之道,便是在華夏祖先千百年的生活實踐中逐步形成,融合哲學思想、文化、美學等方方面面,自成一格。其豐厚的內涵、典雅的妙韻,讓人們在香氣氤氳中,舒嘯情懷,感悟天地之理。本專場借鑑《尚書・君陳》:「至治馨香,感於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期讓承載深厚中華文化底蘊的瑰寶,散發最光明燦爛的明德之香。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