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532 漢  白玉辟邪形硯滴

532 漢  白玉辟邪形硯滴

L12.5cm

來源
日本酒井家族收藏

預估價

TWD
3,500,000-4,000,000
USD
125,000-142,900
HKD
945,900-1,081,100
RMB
795,450-909,090
2021春季拍賣
拍賣|
2021年5月23日(星期日) 2:45pm
預展|
5月15-21日 10:00am-6:00pm
5月22日 10:00am-4:00pm
地點|
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7樓 (中華文化總會大樓)

拍品簡述



白玉質,質地細密,光亮潤澤,泛出瑩瑩寶光。通體受沁呈深淺不一黃褐色及綠色銅鏽。辟邪作伏行狀,昂首挺胸,雙眉濃密,隆鼻鼓目,張口露齒,舌尖翹起作怒吼狀。頜下有長髯,與胸肌相連。頭頂獨角後仰分岔,四肢粗壯,肌肉噴張飽滿,趾有尖爪。肩生雙翼,羽翼層層疊壓,長尾順勢搭於臀後,末端捲曲分為四綹,周身以細陰線刻出裝飾。今咸陽市博物館庋藏西漢〈玉辟邪〉(圖一),造形樣貌與本品相似,為同時代的典型之作。唯本品辟邪背部開圓孔,內部掏空可貯水,上置橢圓形蓋,邊飾雲氣紋,頂高浮雕一趴伏羽人,在表現神獸氣韻之餘,結合實用性與藝術性,更為珍稀。

硯滴是文房用具之一,又稱「水丞」或「水盂」,在古代直呼為「水注」,主要用於給硯池添水,除實用外更帶有觀賞和陳設性質。在漢代玉器中,以瑞獸為創作題材之文房用具,目前僅見揚州博物館庋藏東漢〈飛熊玉水滴〉(圖二)、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東漢〈玉臥羊硯滴〉(圖三)及本件漢〈白玉辟邪形硯滴〉,三者雖有異曲同工之妙,然本品蓋頂羽人同時具有人與鳥的特徵,面貌奇特,肌肉飽滿粗壯,有著人的上身,腦後長髮彎捲,然有如鳥的翎羽和爪子,腿上以陰線飾羽毛,為漢代仙格化的羽人形象,略勝一籌。


文獻參考
圖一   西漢〈玉辟邪〉,陝西省咸陽市周陵鄉新庄村漢元帝渭陵建築遺址出土,咸陽市博物館庋藏,收錄於《中國出土玉器全集 14 -陝西》,科學出版社,2005 年,頁 163
圖二   東漢〈飛熊玉水滴〉,1984 年江蘇省揚州市邗江縣出土,揚州博物館庋藏,收錄於《出土文物三百品-玉器篇》,香港珠海出版有限公司,1994 年,頁 50
圖三   東漢〈玉臥羊硯滴〉,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收錄於《故宮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編 4 -漢魏晉南北朝》, 紫禁城出版社,2001 年,頁 221,圖版 275


羽人為古代神話中的飛仙,〈神獸武士-羽人〉(圖四),出現在曾侯乙墓漆畫藝術中,當與楚人獨特的宗教信仰和神話傳說有關。《楚辭・遠遊》:「仍羽人於丹丘兮,留不死之舊鄉。」羽人是楚國巫風興盛且具創意的藝術作品,常以鳥的模樣出現,表示輕盈與脫離地上重力,且鳥象徵脫離身體的人飛升仙境,既繼承古代神話精神,又開創新的神話主題。漢代將表現飛升概念的羽人與身負雙翼的辟邪神獸結合,寓以得道成仙、鎮鬼降魔等。

春秋晚期至戰國晚期的大型楚墓發掘出造形詭譎、面目猙獰的鎮墓獸及辟邪。隨時代推移及觀念的演變,至秦漢之際,玉辟邪代之而起,成為更考究的替身。《漢書.西域傳》:「烏弋山離國⋯⋯有桃拔、師子、犀牛。俗重妄殺。」孟康注:「桃拔一名符拔,似鹿、馬尾,一角者或為天鹿,兩角者或為辟邪。」如揚州博物館庋藏東漢〈飛熊玉水滴〉(圖二)、陝西省寶雞市博物館庋藏東漢〈玉辟邪〉(圖五)及本品,為漢室貴族借助異獸之威武兇猛化為文房巧品,在噬鬼禳災、拔卻邪惡之餘,賦予香插、硯滴等實用功能。


文獻參考
圖四   戰國〈墓主內棺神獸武士-羽人〉,1978 年隨州曾侯乙墓出土,湖北省博物館庋藏,收錄於《中國考古文物之美-(5)戰國地下樂宮・湖北隨縣曾侯乙墓》, 文物出版社,1994 年,頁 148
圖五   東漢〈玉辟邪〉,1978 年陝西省寶雞市北郊墓葬出土,陝西省寶雞市博物館庋藏,收錄於《中國玉器全集 4 -秦・漢-南北朝》,河北美術出版社,1993 年,頁 189,圖版 264


本件硯滴以半抽象神話故事為題,造形威武生動,立體感極強。羽人形象怪誕奇妙,予人神奇之感。神獸刻劃栩栩如生,體形豐腴,穩重厚實,前伸後蹬如龍驤虎步,嘯吒風雲,其霸氣騰踔之勢辟除邪惡,當所向披靡。
請輸入以下資料後可下載狀況報告
姓  名:
電子信箱: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