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211 十八世紀  白玉「正大光明」管碧玉斗提筆暨黃花梨螭龍紋原架

211 十八世紀  白玉「正大光明」管碧玉斗提筆暨黃花梨螭龍紋原架

L25cm

款識:正大光明

來源
1951年10月18日購自倫敦 Spink & Son Ltd.
英國私人收藏
倫敦邦瀚斯2013年5月16日編號142

預估價

TWD
4,000,000-4,500,000
USD
133,300-150,000
HKD
1,052,600-1,184,200
RMB
930,230-1,046,510
2020春季拍賣
拍賣|
2020年6月21日(星期日) 2:20pm
預展|
6月13 -19日 10:00am-6:00pm
6月20日 10:00am-4:00pm
地點|
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7樓 (中華文化總會大樓)

拍品簡述

本件拍品 1961 年購自倫敦 Spink & Son Ltd. 單據 

白玉質,潔白溫潤,鑲碧玉管頂及筆斗。筆管及筆斗光素,展現玉材最純粹晶瑩之美。管端陰刻填金篆書「正大光明」四字,字體規整。碧玉管頂面高浮雕螭龍紋,龍回首,短吻,尖耳,頭頂長鬃後飄,四肢粗壯,身驅旋繞成環狀,雕琢工藝細膩,為整體增添莊嚴氣韻。提筆配有原裝黃花梨木架,造形平穩,木質堅實,色澤溫潤,紋理清晰,架框兩端各出短柱,雕相視龍首,氣勢威嚴,側邊及近底處鏤雕纏枝紋,線條洗練,整體設計繁而不雜,與素雅提筆形成對比,更增添文人清趣。

筆端所篆「正大光明」四字出自《周易》:「大者,壯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也。」、「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意指要使皇位穩固,須效法天地,順應人情,從而表達清代的統治正大光明。紫禁城乾清宮正殿便高懸由順治皇帝御筆親書的「正大光明」匾,其特殊歷史意義使之幾成清王朝的一大標誌。

用以擱筆的器具則稱「筆架」、「筆格」,其形制多變,最初造形應為臥躺式,約於南北朝至宋代年間發展為豎立式。南宋趙希鵠《洞天清錄‧筆格辨》:「象牙、烏木作小案, 面上穴四竅, 下如座子, 洗筆訖, 倒插案上, 水流向下,不損爛筆心。」從南宋《槐蔭消夏圖頁》(圖一),文人桌案上便可見此種造形。至清代,宮廷製作筆架所用材質和工藝技法更加豐富,亦效法前朝形制,如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黑漆描金蓮蝠紋寶座式筆架〉(圖二),與本品皆屬豎立式,用以插筆。而本品僅單孔,乃專為此筆特製,其重要性不可言喻。

文獻參考
圖一  南宋 佚名〈槐蔭消夏圖頁〉,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晉唐兩宋繪畫・人物風俗》,香港商務印書館,2005 年,頁 244,圖版 48
圖二  清〈黑漆描金蓮蝠紋寶座式筆架〉,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出處:摘錄自北京故宮博物院網站

毛筆為實用文房之器,筆毫又易蟲蛀,難於保存,故傳世稀少。以玉料琢製之例,可見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白玉御製指揮萬事理桿碧玉斗筆〉(圖三)形制與本品相似,可資參考。本件毛筆不僅使用上等玉材製作,保存完整,且配有黃花梨原架,散發典雅高貴氣息,極為罕見,甚為珍貴難得,堪稱筆中絕品。
 
圖三  清〈白玉御製指揮萬事理桿碧玉斗筆〉, 清宮舊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故宮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編 9 -清》,紫禁城出版社,2011 年,頁 50,圖版 32
請輸入以下資料後可下載狀況報告
姓  名:
電子信箱: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