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Jen Taipei Art & Antique Auction | Private Sales

MENU

陳朝寶的新表現主義緣起

文 / 藝術評論 陳才崑

走過數種不同的創作風格之後,陳朝寶為何會集其大成於新表現主義?這是個大哉問,卻也不是毫無脈絡可尋。本文就是想從天生的個性、成長背景、學藝過程、生活環境,以及情感的波濤等層面去簡單勾勒出其中的因果關係。

一、創作是自由的享受
首先,成長背景,或許因幼時家境清寒的關係,從小他木訥寡言,不擅言詞,怕生害羞、遇事畏縮,所以內心想要表達的意念只有訴諸自己擅長的繪畫、漫畫等工具。再加上後來首次婚姻的失敗,心理的強壓折磨,遂更加促使他埋首創作,從創作中抒發鬱結,維持身心平衡,享受屬於自己的自由。猶記得剛在皇冠開闢幽默漫畫階段,電影院正在上映〈我倆沒有明天〉,於是感受力敏銳的他遂在新一期的漫畫專欄推出同樣的主題。沒想到不久他就接到調查局幹員要約他面談的通知了。他很恐懼,我從旁安慰他說,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只是單純的漫畫創意,博取讀者一笑而已。詎料,對方竟質問他為什麼要畫這個題目?是不是有意影射兩蔣父子?天啊!二十幾歲的我們當時是多麼天真無邪啊!怎可能觸及這麼深這麼敏感的問題?不過,由於這個衝擊,也使得他認識到內在自由還是需要外在自由相當程度的保障,才能充分享有的。

許多朋友都十分不解,後來他在聯合報畫時事漫畫、插畫,名氣正如日中天之際,為何會毅然決然辭掉工作,舉家遷去巴黎?屈指數來,犖犖大者,除了想透過環境改變看看能否達成「馴悍記」,更重要的就是追求創作自由。須知那個時代報社動見觀瞻,上面還是有要求,並不是隨他自由創作。另外,有一件事是關於感性感受力的小趣事。他退伍後初期他和我已搬到大直的一個眷村,我因正在趕工碩士論文的關係,生活平淡無奇,他則已在一家公司從事廣告設計,算是出了社會,所以日常生活常有奇遇向我炫耀。記得有天他和一位比較談得來的女性朋友去北海一周旅遊,回來興沖沖告訴我,說得眉飛色舞,害我羨慕得要死。但不管他承不承認,如今反思起來,總讓我覺得他對異性的感受力非常有異於常人,否則不可能百畫不厭女體。

二、對女性線條美情有獨鍾
阿寶之所以喜歡畫女體,其他還有個藝術原因,就是線條美。眾所周知,婀娜多姿不可能用來形容男性,而是專指女體女性美。劉伯鑾老師在其『世界繪畫觀』一書中也說:洋人為表現線條美,喜畫裸體,中國人因受孔子思想的影響,故不畫。如能用中國畫之線條與筆法畫裸體,當勝洋人之筆矣。」為何劉老師這麼有自信?答案很簡單,水墨畫乃書畫同源,使用毛筆寫字是繪畫的基本功,而毛筆的豐富表現性歷經數千年的積累,這是西畫所不及的、你如果有興趣查一下畢卡索用毛筆速寫張大千的那張畫,就線條的表現力而言,畢卡索的線條並不豐富。這樣說,並非貶低畢卡索,主要是要印證毛筆的優越線條表現,不僅僅是由於毛筆本身,更重要的是長期累積的運筆能力。

話說回來,阿寶1983 年舉家搬往巴黎後,親眼目睹歐陸大師許多的女體名作,例如德加斯、莫德里安尼、畢卡索等,亦都甚多表現女體的傑作,從此畫女人遂更加大膽。回首反思水墨畫,唯獨一支仕女圖在茍延殘喘,實在太薄弱,太含蓄,太跟不上時代了。所以當他參觀完各大美術名館、名跡,親訪阿法蒂(Avati)、杜布菲(Jean Dubuet)、柴波(Zabo)、汰墨(Trémois)等當代藝術大師以後,多媒材表現的女體遂陸續湧現。從而蔚為其畫風特色。

三、漫畫塗鴉即生活
阿寶就讀小學的時代,漫畫書正流行,閱讀漫畫是當時小學生的熱門娛樂。阿寶當然也不例外,舉凡諸葛四郎、四郎真平、大嬸婆、西遊記、東遊記等都在其愛讀之列。長大後,即使已在皇冠雜誌闢有屬於自己的漫畫專欄,他還是喜歡博覽群漫畫書。

耳濡目染之下,模仿功力自然非常嫻熟。猶記得升上初中,每逢他忘了帶教科書,就會跑到我們班上向我借,還書時我打開一看,竟然在課文空白處塗鴉漫畫,有時還會在凶徒人物旁註記我的名字。為了不甘被調侃,下次輪到我借書,我也會在他的書中畫個更兇惡的人物回敬。這樣子一來一往了好一段時間,直到初三有升學壓力而停「戰」。

這種「繪戰」當時只是覺得好玩,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就是長大後人物畫的基礎練習啊!不過,這種隨處塗鴉遣興的習慣即使出了社會,他仍繼續保留。和朋友們話敘喝咖啡他仍會利用空檔,有意識無意識地速寫塗鴉,供作他日後創作的參考。這也是其後來作品的圖像格外靈動、構圖靈活乃至諸多社會觀察的題材的原因。

四、寫意、寄意與抽象
初中的美術課教授水彩,一直由鄭治平老師擔任,他的教學方法就是黑板上貼一張他自己的靜物或風景作品,然後讓學生自由模仿。因此,創作上他對阿寶的影響相當有限。

相對的,影響較深的是高中美術老師劉伯鑾,是他把阿寶帶入水墨畫創作的道路。劉老師是清宰相劉墉的後人,上海美專畢業,擅長水墨。承繼揚州八怪及八大山人這一系寫意技法,強調創造性和時代性,故其來臺後創作題材都是來自他住臺灣的生活經驗,尤其是員林郊外田野的寫生,例如水牛田野、高跟鞋、老鼠夾、颱風火車、颱風竹林、榔椰樹、雨傘等作品皆孕育自中部生活,這對於當時的水墨畫界,既新潮又大膽。

當時在中部一帶劉老師就已經很出名,作品經常見諸報刊雜誌報導。仰慕之餘,阿寶經常向我表示希望私下請他特別指導。生性靦腆畏縮的他自己不敢直接去找老師,幾經慫恿,我只好帶他去教師宿舍扣敲劉老師的門。經過幾次作陪幫其壯膽之後,以後都是由阿寶自己一個人去。舉凡破墨、潑墨、簡筆等技法,阿寶就是那時學到的。

談起潑墨,現在人們馬上想到的是張大千,殊不知據我們學長言,早在西南聯大時劉老師就已經教過他們潑墨技法。所謂潑墨技法從西畫看其實就是自動技法,但也是抽象畫。從形式上言,張大千的潑墨山水乃是寫意融合著抽象。寫意中有抽象,這種表現阿寶也常用,效果是增加畫面的想像空間,紓解寫實或現實的束縛。劉老師認為繪畫形式與時代息息相關,例如簡筆、粗豪、狂草、抽象等便非常適合這凡事講究快速的現代。他嘗寫對聯自述:「起讀古人書,坐看抽象畫。」

此外,寫意和工筆的區別,一般說法都是比較著重在技法方面,也就是有別於工筆畫的客觀寫實,寫意多半是捨象傳神,也就是比較重視物象和人像的「神」。但是,據我的觀察,劉老師對阿寶的藝術啟蒙並不止於傳統的寫意,而是已經過渡到表現主義了。記憶中劉老師曾經發表過兩幅作品引我印象深刻。一幅是〈五千年文化〉,另一幅是〈纏綿〉,都只有水墨線條。〈五千年文化〉使用粗黑抖動的濃墨線條,〈纏綿〉是條幅掛軸,使用近乎狂草的細線條,或圈圈,或歪歪扭扭的長線。這種寄意,固然是在彰顯他的水墨藝術觀,認為線條是水墨書畫的精髓,但同時也把寫意帶進了表現主義。阿寶從藝專到旅法前期的水墨創作就是屬於這種過渡性質的表現主義。

劉老師對陳朝寶的青少年時代,影響是多方面的。除卻水墨技法、藝術家堅忍創作的精神等之外,在於引導陳朝寶建立現代藝術創作觀上,亦是功不可沒。所以當陳朝寶進入藝專之際,未曾重蹈學院派因襲守舊的泥沼之中,仍能利用課餘戮力於探索水墨畫的新表現。

五、隨興、詼諧、變形、自由、內觀
綜觀數十年來阿寶創作的系列,就技巧形式而言,約略可以整理出下列幾種:漫畫插畫系列、後傳統水墨系列、古今跨時空系列、仿立體派人體系列、佛畫翻新系列、超現實佛畫系列、女體抒情小品系列、人間社會性表現主義系列。而這種新表現主義系列應該說是過去各種元素的大綜合或集大成。所以內容相當龐雜。既有飲食男女、風花雪月,也有檳榔西施、遊山玩水,更有夢魘、神遊、神話、口罩等。全憑其個人所見所感,漫無天際,百無禁忌,盡情發洩塊壘,療癒表現慾。而其中人體題材佔有相當大的比率,允稱女體是其表現的重要語彙。

具體實例歸納成12 系列:
女體系列、人馬系列、山水系列、花鳥系列、草蟲系列、動物系列、佛畫系列、嘲諷系列、政治議題、環保議題、內心世界、我思故我畫。

六、畫者心之跡也
不過,不論何者,氣韻上則都散發著一股漫畫、詼諧、誇張、變形、反諷、隨興、無拘無束的藝術心靈。若以諸子百家的思想劃分,劉老師和阿寶都是屬於道家一系的。劉老師詩云:「汲取黑海來潑墨,手抓明月亂題詩」。而阿寶則作畫時常喜大音量放熱門音樂,並且會隨著節奏手舞足蹈地揮筆,要是頭髮蓬鬆干擾視線,他則會隨意拿起橡皮筋綁住幾撮頭髮,那滑稽模樣頗似三太子起乩。

如果說「畫者心之跡也」,那麼,當下最能反映其自由心靈的,畫風上當屬其表現主義和超現實主義了。其次,如果回到美術史的脈絡上來綜合省察,則並不難看出阿寶對於戰後臺灣美術的發展是有貢獻的。其中最明顯的有二:( 一) 將東方傳統的寫意畫拓展成多媒體的表現主義;( 二) 打破水墨畫與油畫壁壘分明的樊籬,使之和諧地融合在一體。

最後,來自收藏家的迴響當然也是值得一提。藝評及收藏家顏雪花女士表示:陳朝寶是個早慧的畫家,他的水墨、素描、混媒都有很深的造詣,且風格獨具。他也是全方位的藝術家,舉凡漫畫、插畫、版畫、拓印、油畫、書法、雕塑,無不嘗試開拓新領域、新境界。

從另一個角度看,顏女士也歸納出阿寶藝術創作,風格頗具:
1. 騷動性的美 (Convulsive beauty)
2. 客觀的偶然性 (Objective chance)
3. 黑色幽默 (Black humor)
4. 奔放的愛戀感 (Extravagant love)

這也十分符合前述我所分析阿寶的創作軌跡,他的詼諧、揶揄,隨興與反諷,正是對於虛虛實實的我們人生舞臺劇做下最好的註腳。由此可見,「寶風」作品中所特有的社會性,對於觀賞者而言,另外還具有宣洩、救贖、慰藉、共鳴等藝術治療的功能。噫!社會孕育出藝術,藝術也反映著社會。
Share this page to friends
Share on WeChat
QR 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