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Jen Taipei Art & Antique Auction | Private Sales

MENU

「寶特評」的思維


文 /  藝術家 陳朝寶

言語從來就不是我的強項,但是並不意謂著我的腦袋裡沒有想法。口中吐不出蓮花,但可以用筆迅速勾勒出活靈活現的蓮花池。當我結結巴巴、詞不達意時,流暢的筆觸線條總能贏得讚美,慢慢地畫筆成了我意念傳導的神經,天馬行空的雜念如電流般穿透我的思緒,而我就像個被謬思附著的乩身,不聽使喚的畫筆在紙上塗鴉成各種符號、圖騰、畫面。有人問,阿寶的作品為何如此多變?這麼多的創意哪裡來?其中的道理就是這麼簡單啊,「我思・故我畫」,無論是我想說的話、想表達的看法、內心的理念、情緒……全部都已轉化成作品的畫面。

所以,極少單色塊的畫面出現在我的作品中,千頭萬緒的細小線條、多層次的色度與肌理、畫面中的畫面,只能說,阿寶這個人胡思亂想太多了,心情也太無常了,想到哪畫到哪,我的千言萬語都吐露在作品中,如果繪畫是主流的溝通方式,那我也堪稱上是「名嘴」了吧!

三年多來,我承受著手痠腳麻,幾乎無法作畫的窘境,身心都陷入人生的谷底。自2016 年初開始,忍著痠痛,奇蹟式的竟也完成不少作品。能夠重執畫筆,浴火重生的喜悅,在我的作品中表露無遺。名畫家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 晚年時期,為風濕性關節炎所苦,無法拿筆,於是把筆綁在手腕上,坐著輪椅,一筆一彩,創作出的傳世鉅作,著實令人感動。繪畫之於我,也是與生命同等!

「陳朝寶的繪畫特別評論」,我稱之為「寶特評」的思維。它決定了我繪畫風格與方向。很顯然,我創作力道勁爆、變化多端,不只題材廣、媒材多,而且畫中有話。寶特瓶是時代產物,它千年不壞,可以做器皿、建築、紡織……等,可回收再利用,現代人離不開它。反觀我的作品,也有其時代意涵與背景,期待也能千年不朽,創出繪畫的生命光輝。寶特瓶如不善利用,造成環保議題。同樣的,我的作品如沒其光芒存在,也是垃圾一堆。雖有自我夢幻、卻也真實。速寫筆記裡,盡是荒謬、拙趣的塗鴉,這些靈感的捕捉,同時也是創作的溫床。很多畫面就是從這裡開始萌芽、醞釀、成長、茁壯成為作品,成為我的語言。
Share this page to friends
Share on WeChat
QR cod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