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大清盛世 帝王不凡品味

明清時代,隨著社會安定,商業繁榮,文化藝術得以蓬勃發展。各類工藝美術因宮廷貴族與富裕階層的需求而趨於興旺,皇家更設立專門機構以滿足宮廷需求。明代有內廷作坊、清代設造辦處,以國家之力聚集能工巧匠,製作上不計成本、務求精美,成為中國工藝美術史上一道亮麗的風景。至清乾隆之世,大清基業穩定,文治武功顯赫,且帝王自身學養深厚,顯露文才橫溢的創作力量,其指導與贊助下的宮廷藝術,更展現盛世帝王高尚的品味與格調。
 

清〈胤禛行樂圖冊.圍爐觀書〉,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北京故宮博物院網站

 
藝術格調.技壓群芳
乾隆皇帝在優渥的成長環境下,透過皇家豐富的藝術收藏,培養出深厚的人文素養。他遍覽宮中典藏,引經據典,考證校異,形塑出以古為貴、仰慕文人、追求奇趣等多元集錦式的藝術品味,成就令世人嚮往的藝術風格。從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胤禛行樂圖冊.圍爐觀書〉所描繪乾隆帝於書房讀書,房內家具精選上等木材施以精細漆藝,多寶格擺放古籍書冊與各式古董珍玩,再細觀乾隆帝常用於私人活動的宮殿,其內擺放眾多珍寶,布置奢華貴氣,展現帝王最高層次的藝術格調。

  風懷抱觀古今.深心托豪素
而對自我功業極度陶醉與滿足的乾隆帝,不僅認為其統治下的工藝水準可直追漢唐,與古代比美,並試圖納入十八世紀的新元素,創造超越古今工藝的高峰。因此他常下旨令造辦處直接依實物或古器圖譜仿製,或以古代青銅鼎彝為範本,依其造形與紋飾,用不同材料與技法重新詮釋。如本次拍品編號 803 清乾隆〈碧玉饕餮紋雙獸活環耳壺〉與編號 806 清乾隆〈白玉芝仙祝壽雙靈芝活環耳八棱蓋瓶〉皆是玉匠在仿古玉器中根據玉料的形制,靈活改變舊有的組合關係,或是加進一些新創素材,是「師古而不泥古」的表現。

 

清〈是一是二圖〉,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金相玉質 – 清代宮廷包裝藝術》,澳門藝術博物館,2000 年,頁 210,圖版 106

 
在藝術方面除注重仿古樂趣外,乾隆帝更追求高雅的文人生活品味。從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清〈是一是二圖〉乃宮廷畫師擬仿宋〈人物〉所繪製,便可見乾隆坐於床榻,吟詩賞花,旁設桌案、籐墩、琴棋、捲軸、茶爐、盆花及飲饌等文房清玩,是文士好尚古雅最佳寫照。將宋明以來,「插花、燒香、點茶、掛畫」的文人風雅時尚實踐於生活,追求多形式、多層次美的享受及心靈的昇華。再從清〈乾隆雪地行樂圖〉可見,宮廷常將收藏豐富的各類高古玉器、青銅器、瓷器等器物,置於廳堂、書齋擺設四時鮮花,於方寸盆中再現自然,也賦予古器物新用途,提升藝術觀賞價值。
 
宋 無款〈人物〉,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百卉清供-瓶花與盆景畫特展》,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8 年,頁 18-19,圖版 1

正如同明人袁宏道《瓶史》記述:「養花,瓶亦須精良⋯銅器如花觚、銅觶、尊、罍、方漢壺、素溫壺、匾壺,窯器如紙槌、鵝頸、茄袋、花樽、花囊、蓍草、蒲槌,皆須形制短小者,方入清供。」又「故知瓶之寶古者,非獨以玩」,高濂在《遵生八箋》總結,堂中插花,應該用漢代的銅壺、古尊或體積較大的古瓷器⋯書齋中插花,則應選用膽瓶、鵝頸瓶、花觚等體量較小的精緻瓷器。
 
清〈乾隆雪地行樂圖〉,北京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風華再現-明清家具收藏展》,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1999 年,頁 211

再從台北故宮博物院庋藏明 丁雲圖〈羅漢圖〉及清 鄒一桂〈畫盎春生意〉,畫中花器為青銅觚、奩、鼎、爵、提樑卣及方格繩紋銅壺等,再再顯露文人雅士對插花的講究。如拍品編號 807 清乾隆〈銅胎掐絲琺瑯四季花卉圖琮式花插〉,即為匠師迎合乾隆皇帝仿古品味,仿照新石器時代良渚文化的玉琮外形加以變化而成的花器,更進一步令造辦處特製金屬內膽以固定花枝,讓賞花之樂更盡善盡美。

 
明 丁雲圖〈羅漢圖〉,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百卉清供-瓶花與盆景畫特展》,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8 年,頁 42-43,圖版 7
清 鄒一桂〈畫盎春生意〉,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庋藏 
出處:《百卉清供-瓶花與盆景畫特展》,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18 年,頁 190-193,圖版 38

 
 
蒔花弄草.歲月靜好
除將花卉植物插置容器中賞玩,清代宮廷更衍生出一種新的像生盆景,乃用各種珍貴材料仿自然景觀,以金玉珠寶襯托宮廷環境的堂皇富麗。此種盆景在四季寒暑分明的北方卻永遠鮮豔欲滴,絢爛奪目,且往往帶有明顯的吉祥寓意,成為宮廷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編號802 清乾隆〈銅胎掐絲琺瑯團花紋海棠式盆瑪瑙桃樹盆景一對〉,以海棠花式銅胎掐絲琺瑯盆為盛器,內植栽茂密桃花樹,瑩潤玉石綠葉中結有纍纍瑪瑙桃實,圓潤飽滿,寄寓「豐實長壽」,極顯高貴氣質。

 

輕煙隱隱.裊裊迴環

又五代南唐進士韓熙載曾言:「對花焚香,有風味相和,其妙不可言者」,插花燃香,讓生活更富情趣。為燃香而製的各式香器,亦成為一類精緻的藝術品。在清代宮廷,薰香滲透到生活的各層面,不僅各種香料應有盡有,各式香爐、香薰、香盒等形制繁多,因應不同香品與不同空間等需求,而有不同設計。從紫禁城各宮殿布置,可看見各種不同材質、造形的香爐陳設,借燃香去除屋內的渾濁氣味,香菸裊裊亦可渲染皇家居室的神秘氣氛。拍品編號 804 清乾隆〈銅胎內填琺瑯嵌青玉寶相花紋亭式香筒〉及編號 808 清乾隆〈紫檀嵌白玉福壽萬年蓋盒〉,便是不同功能香具的呈現。

 
 
睥睨古今.卓爾不群
綜觀這些琳瑯滿目、品質精湛的各式宮廷器物與陳設,可一睹皇家殿堂的豪奢與華麗,而樣式精美、紋飾繁縟的各類藝術,更呈現出乾隆獨有的審美趣味。此種品味如同標杆一樣指示著其他各類藝術的發展方向,整個社會呈現出藝術品製作與收藏之熱潮,更造就一個中國藝術史的嶄新里程碑。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