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登峰造極-極致的日本藝術

日本,位於歐亞板塊東側,菲律濱板塊、太平洋板塊和北美洲板塊的交界,自古以來與亞洲各區頻繁交流,歷經長時間的發展,多種文化激盪交織出獨一無二的藝術面貌。如今,我們沿著文化史的脈絡,概觀日本工藝發展軌跡。

首先,約於西元六世紀半的大和時代,佛教傳入日本,開啟佛像、供養法器等製作,漸而促成工藝技術的發展。至奈良時代,積極派遣唐使赴中吸收唐代文化,也受西域影響,產生具國際色彩的藝術風貌。進入平安時代的十世紀後,貴族文化發達,為滿足貴族奢華生活,製作精美的漆器、瓷器等手工藝品,創造出獨特的樣式。如此時期發展的蒔繪技法,便佔據漆工藝史的主流地位。日本蒔繪發展全盛於江戶時代,奠定了往後明治、大正、昭和時代的良好製作基礎。本次拍品編號 105 明治時代〈蒔繪嵌螺鈿紫藤黃鳥圖鴕鳥蛋置物〉,將蒔繪、螺鈿等技藝施展於鴕鳥蛋身,甚至其毛細孔皆填入金粉,將蒔繪工藝發揮至極致,金碧輝煌,令人目眩。

 
十二世紀末,鎌倉時代樹立武士政權,刀劍武器、甲冑以及為之裝飾的金屬配件開始盛行。室町時代以後,漸入和平時期,刀劍需求降低。至江戶時代,隨著太平盛世的持續,日本刀具漸脫離實用性質,開始追求華美裝飾,各式鐔、小柄、目貫、笄等刀具配件開始發達。如拍品編號 140 江戶時代〈鐵打出陣笠〉,即為武士之頭盔,編號 131 江戶時代,濱野矩隨〈銅金銀象嵌蛇雀圖鐔〉及編號 133 江戶時代,石黑政美〈銅象嵌蟲草圖鐔水滴〉,是刀劍配件藝術化的表現。

到了十六世紀安土桃生時代,天下第一宗匠的茶聖千利休(1522-1591)將茶道與禪宗結合,成就日本茶道,更發展為一門專業的藝術領域。茶道漸於明治時期(1868-1912)普及,相關茶道具如鐵壺開始流行,由名釜師打造的鐵壺,除具煮水的實用功能,壺上精美華貴雕刻紋樣更具收藏價值。爾後以金、銀製作的茶壺又更為珍稀。然早期日本社會有階級之分,僅將軍、貴族能使用金、銀,以彰顯其尊貴身分,因材料珍貴,金銀壺都由頂尖大師打造,流光溢彩,華美異常。又人們認為以金、銀、鐵質茶壺煮水,可影響水質,提升茶品口感,集功能、審美、收藏於一體的茶壺,堪稱茶道重器。如拍品編號 162〈純金玉霰湯沸〉,為金工大師二代石黑光南佳作,他在傳承江戶時代金銀器製作技法的同時,推陳出新,製作出難度極高的「玉霰」作品,壺身均勻布滿霰打紋飾,凸凹有秩,漸變有序,壺身造形飽滿敦厚,壺嘴與提梁曲線豐潤挺拔,氣質高貴。

 
隨著都市繁榮、町人階級興起、諸藩獎勵產業發展等,江戶時代的日本美術工藝尤其陶瓷與染織,有了異常顯著的發展。日本早期便能造陶器,但高溫瓷器則長期倚賴中國輸入。直至十七世紀江戶時代,日本製陶技術完備,有青花瓷、以景德鎮為範本的釉上彩色繪等,依據時代與消費階層不同而生產出各式瓷器,並開始出口至歐洲,日本陶瓷藝術發展達到頂峰。

術 染織技法的部分,各種新的染色技法也於江戶時代問世,例如茶屋染與友禪染,能使色彩更豐富且細緻,並普及於各式服裝及布帛製品。到十九世紀後半葉,受西方影響,在繼承傳統同時又融合新技術,漸漸孕育出日本豐富多元的染織文化。

 
至江戶時代後期,諸領域的技巧達到巔峰,留下許多技藝超絕的名品。又隨著經濟流通,藝術漸漸普及,可從印籠、根付等裝飾配件一窺一二。印籠原為攜帶藥物用的小容器,隨身掛於腰上,多呈扁平狀與分段疊合的形式。兩側鑽孔以穿繩,繩先穿過「緒締」的圓球,再繫上根付。精緻講究的設計,被視作標榜自身品味的裝飾品。

江戶末年(1853),美國的黑船撬開日本門戶,使德川幕府二百餘年的鎖國畫上句點。隨著明治天皇即位,日本也開始跟上西方世界的腳步。明治時代,受高舉殖產興業目標的政府獎勵,傳統手工藝開始走向國際。此時期的美術工藝,以精緻的技術與美感著稱,展現現代工藝無法追求的極致,也如同此時期面臨傳統文化與西洋文化相互衝擊的日本,生活工藝與美術工藝,在傳統技法上結合西方科技,呈現獨樹一格的美學觀。

明治二十一年,日本政府設置宮內省工藝員制度,明治二十三年正式定名為「帝室技藝員」,是相當於國家薪傳獎的崇高榮譽,唯工藝家辭逝才補缺額,直到昭和二十年(1945)止,僅 70 多名工藝家受此項殊榮。這些「帝室技藝員」日後更成立東京美術學校,即東京藝術大學的前身,致力培育更多美術工藝人才。拍品編號 171 明治時代〈青瓷菖蒲圖花瓶〉,即為帝室技藝員「宮川香山」的作品,青瓷質地堅致細密,菖蒲紋樣優美大方,整體色彩清雅,氣質出眾;編號 170 明治時代〈青瓷紅魚盂〉,為帝室技藝員「諏訪蘇山」作品,色澤清淡雅致,僅幾尾魚兒悠游其中,畫面疏朗,別有情趣。編號 172 明治時代〈瑍白瓷竹雕德利一對〉為帝室技藝員「三代清風與平」作品,白釉優美,光澤柔和,淡淡的幾抹色彩妝點修竹,極為雅致。
 
 171   明治時代 宮川香山 青瓷菖蒲圖花瓶
日本藝術在各個時代受到不同文化的影響,如同海綿一般吸取各界特色,沉澱後,轉換為獨有的日本風格,以驚異超絕的技巧,在題材與技巧上追求精進和極致,傳統與創新並呈,展現大和時代精神。本次拍賣涵括漆藝、雕刻、金工、茶道具、陶瓷、七寶、織繡等多元類別,其部分作品出自當時日本帝室技藝員或名家大師之手,不僅可全面認識日本藝術之美,更能一睹大師風範,一同陷入日本令人驚豔的細密工藝魅力世界。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