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清宮印璽競拍 大玉兒 料追 乾隆4.8億

作者.攝影╱郭美懿

2010年,蔡辰男舊藏乾隆「青玉螭龍玉璽」以4.8億元在台灣拍出,創下玉璽拍賣世界紀錄。如今,乾隆時期刻製、被視為大清國母的孝莊文皇后尊諡寶璽現身台灣,相較於當年創天價的乾隆玉璽,其尺寸更大、重要性無可置疑,可望再掀競拍熱潮。

 



清乾隆  青玉螭龍玉璽
12x12cm 
印文:「乾隆御覽之寶」
來源:紐約蘇富比1984/3/16-17 Lot 261
國泰美術館舊藏
台北宇珍2010年 慶豐銀行珍藏專拍I Lot 127
 成交價 TWD 482,500,000


孝莊文皇后是清太宗皇太極的妻子、順治皇帝的母親,在戲劇中常被稱為「大玉兒」,先後輔佐前清3代帝王,康熙更曾寫下「設無祖母太皇太后,斷不能致有今日成立」字句,顯見她的歷史地位。 

孝莊過世後,康熙上諡號為「孝莊仁宣誠憲恭懿翊天啟聖文皇后」,並刻製尊諡寶璽,歷經雍正、乾隆兩朝加諡「至德」、「純徽」,每一次都是磨掉原有印面重新刻製,如今這方寶璽典藏於昔日的盛京(瀋陽)太廟。 

這次宇珍國際藝術公司春拍的「青玉交龍鈕孝莊文皇后尊諡寶璽」,則是乾隆45年重新刻製,由於當時大清正當盛世,加上乾隆平定回疆後引進和闐玉,造作的16方帝后諡寶,無論玉質、工藝都堪稱絕妙。 

宇珍總經理張玉霞指出,這方寶璽原本收藏在北京太廟,但20世紀初遭逢戰亂而佚失,直到1923年,由美國聯邦法官William Douglas McHugh遺藏釋出;2016年首度出現在香港蘇富比拍賣,由台灣藏家購得,時隔3年再現拍場。 

台北宇珍2019春季拍賣 Lot 901
清乾隆  青玉交龍鈕孝莊皇后尊諡寶璽
9.4x12.6x12.6cm
來源:William Douglas McHugh(1859-1923年)收藏
他曾獲美國總統克里夫蘭(1837-1908年)任命為聯邦地區法院法官
香港蘇富比2016年10月5日編號3301
預估價 TWD 22,000,000-30,000,000


印文:孝莊仁宣誠憲恭懿至德純徽翼天啟聖文皇后之寶


乾隆所刻16方諡寶之1

張玉霞說,乾隆一生中共有1800多方寶璽,其中玉石材質有600多顆,之前創出天價的青玉螭龍玉璽,是其中罕見的大型印璽,加上印譜對照,確認是乾隆所有,因此從1200萬元起拍,一路飆到4.8億元。

這次孝莊文皇后諡寶則更罕有,因為青玉螭龍玉璽只是乾隆600方玉璽中的1顆,但這方孝莊皇后諡寶,卻是乾隆所刻16方諡寶之1。且2016年蘇富比拍賣時,北京故宮博物院帝后璽印專家郭福祥即印證其真實性,「以它的稀少性,跟孝莊在清朝歷史的重要性,這顆寶璽絕不輸青玉螭龍玉璽,尺寸更大、質地更好。」

張玉霞說,包含乾隆重製諡寶在內,原典藏在北京太廟的帝后諡寶僅40顆,大多在戰亂中四散,目前已知美國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收藏清道光「孝淑睿皇后諡寶璽」。另外,2015年北京保利出現清嘉慶「青玉孝懿仁皇后雙龍鈕寶璽」,並以1322.5萬人民幣(約6081.5萬元台幣)成交。 

乾隆印半世紀升值2千倍

「中國古董很多,但是帝王印璽有幾件?就算乾隆刻了1800件,還是鳳毛麟角,而且流在外面的很少。」張玉霞說,收藏市場以稀少罕見者最受追捧,這也是近幾年寶璽屢拍高價的原因。

如2016年康熙「敬天勤民」寶璽賣出9260萬港元(約3.85元億台幣),乾隆「太上皇帝之寶」交龍鈕方璽以1170萬美元(約3.78億元台幣)成交;另一方「乾隆御筆之寶」璽,則由溫州藏家杜聖博以2100萬歐元(約7.1億元台幣)買下。

至於去年拍出的銅點金「乾隆御覽之寶」,是乾隆唯一銅質寶璽,1952年在巴黎落槌價僅8萬法郎,北京保利則以1.11億人民幣(約5.1億元台幣)賣出,經歷半世紀升值2000倍。

檯面上知名的印璽藏家則包括山西收藏家趙心、香港近墨堂董事長林霄等。像青玉螭龍玉璽當時由寒舍董事長王定乾標下,外界原以為此璽重歸蔡家,其實背後買家為趙心。但若以蔡辰男1984年購入價3萬美元(約97萬元台幣)來看,帝后寶璽增值空間驚人,也讓這次孝莊文皇后諡寶拍賣更受矚目。 



 

相關拍賣

至德純徽–孝莊文皇后尊諡寶璽
2019年5月5日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