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中國古典陶瓷之美:擎光堂

西元1965年,國立故宮博物院從臺中北溝遷至臺北,在外雙溪重新開放。當時故宮院長蔣復璁先生因有感於國寶珍貴有待研究,而故宮許多專家年歲日高,但年輕接續人才未備,研究專業亟待傳承,因此便與臺大歷史系主任陳捷先教授合力推動,於1971年在歷史研究所中增設「中國藝術史組」,招收第一屆研究生,積極栽培在臺灣的中國藝術史研究人才。陳擎光教授乃臺大歷史所藝術史組第一屆研究生。1973年從臺大藝術史研究所畢業後,就師承故宮古器物專家譚旦冏副院長,於臺北故宮器物處瓷器股服務。1984年,陳教授於陸羽茶藝中心開設壺藝課程,張塗生先生因喜泡茶、嗜玩紫砂壺的興趣,與之結下師生緣,進而延伸到陶瓷研究。在恩師仙逝後,張先生不僅每年帶家人前往祭拜,為永銘師恩,其公司、堂號更以「擎光」為名,以資紀念,顯露師徒間深厚的情誼。
 
前總統府國策顧問倪博九親寫書法慶賀擎光美術館成立
 
擎光堂主人在1985年踏入中國陶瓷藝術領域,契機是偶然看見茶藝中心老闆拿了件青銅器,向ICRT新聞部主任、美國籍的閔傑輝請教,這一幕令他深受震撼,不禁反思:「一位外國人竟能精通東方藝術,那自小在中華文化中成長的我們怎能不瞭解中國藝術之美?」隔天立即前往臺北故宮,從自己有興趣的茶道具入門欣賞,並參加恩師開設的「中國陶瓷」課程,賞析陶瓷美學。為秉承譚副院長嚴謹治學態度,及陳教授延續傳承的務實求知精神,除文物知識探索,更需直接感受來自文物的觸覺,因此擎光堂主人開始從香港摩羅街購入古陶瓷,每尋獲一件文物,便迫不及待地至恩師家中請益,對於其強烈的求知慾,陳教授毫不藏私、傾囊相授,教學相長過程中,奠定彼此如家人般的情感。
 
經過兩年研究,奠定學養基礎後,擎光堂主人對陶瓷藝術之探索懷有更深切的渴望。在1987年開放兩岸探親之初,便前往杭州陶瓷博物館參觀。當時,藝術文化風氣尚未興盛,參觀博物館的民眾寥寥無幾,甚至成為參觀當日首位訪客,博物館因其到訪才開燈迎賓,獲得館員熱情接待,因而有機會上手多件珍品、殘片,擴展實物鑑賞經驗。此後數年間,擎光堂主人走遍海內外各大博物館、深入各家窯址,親自參訪,將文物與典籍相互比對研究,加深自我藝術涵養,醉心於古陶瓷之收藏,漸漸在此領域開展一片天地。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擎光堂主人藏品之謝函
 
二十餘年來,擎光堂主人在收藏之路上,不吝與好友交流分享。然在陳教授逝世後,為紀念恩師,也為自己做紀錄,更為弘揚中華陶瓷文化,擎光堂主人將自己與好友們多年珍藏集結成冊,出版《陶朴瓷妍:官民競技下之中國古陶瓷》一書,是他們長時間好古敏求之留念。此書獲得景德鎮陶瓷考古研究所前所長劉新園、震旦藝術博物館前館長張臨生等專家為之作序,冀讓中華陶瓷文化再度綻放璀璨光芒。
 
擎光堂主人對中國古陶瓷的研究橫跨各個朝代、各式風格,其收藏品類豐富多姿,件件都是難得珍品,宇珍很榮幸獲得擎光堂主人信賴,願將其部分收藏分享予各界,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認識中國古代陶瓷之美。





陳擎光,1949年生,卒於1995年。曾任臺北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著作有《元代畫家吳鎮》(1974)、《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彩陶篇:甘肅仰韶彩陶》(1983)及《吳鎮》(1995)等。
 
譚旦冏(1906-1996),畢業於北平大學法學院,後赴法國帝雄藝術學院,放棄法律而改修習藝術;1932年,以油畫〈大西廣場〉,入選「巴黎秋季沙龍」展
出。回國後,任教於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民國34年抗戰勝利以後,任職中央博物院從事文物整理與研究。民國38年,協助運送文物來臺。任博物院古物處處長、副院長。退休後,任私立東吳大學文學院歷史學系專任教授、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藝術組兼任教授、私立中國文化學院藝術研究所兼任教授。著有《中華民間工藝圖說》、《中華藝術圖錄》、《中華古瓷圖錄》、《中國銅器花紋錄》、《中華藝術史綱》、《中國藝術史論》、《銅器概述》、《新鄭銅器》、《唐三彩》、《陶瓷彙編》、《中央博物院二十五年之經過》等。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