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天蒼蒼 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金輝玉蘊–巴特爾藏唐宋遼金元萃珍
文 / 巴特爾


以蒼穹為幕、大地為蓆的北方游牧民族,在大漠草原上,悠悠千載,歷經融合與凝聚,發展成幅員遼闊的草原帝國政權。千百年發展過程中,不畏懼外來文化的衝擊與挑戰,吸收成長、匯聚成璀璨的藝術光芒。其中,對金銀器的熱愛更是北方民族長久以來的特色,大遼權相張孝傑曾言:「無百萬兩黃金,不足為宰相家。」便說明遼代權貴對黃金的驚人喜好。當時金銀器透過不同形式、製作工藝與紋飾設計,反映出擁有者的信仰、氏族階級與地位。而在中原,則主要透過玉器作為權力地位表現的載體。因此,我們在收藏過程中便把相同年代「金」、「玉」結合,不僅再現這些飾品的實用功能,更是民族文化的融合。我與內人三十年來深深著迷於中國藝術史上這獨特而燦爛的篇章,不斷探究考察,進而收藏。
 

251  遼 白玉迦樓羅配花瓣紋金珠項鍊
  迦樓羅 5.4x5cm 項鍊 L25cm
  TWD 450,000-600,000
 
我自幼即對壯美草原與浩瀚大漠充滿想像與嚮往,1990年的探親之旅,終能一償宿願,讓我內心激動不已。當年,內人的親戚因文革下放內蒙古,她的姑丈輾轉擔任當地高中校長,姪子任電廠高級幹部。在彼此分隔兩地多年後,因兩岸開放探親而能聚首,並成為首批造訪內蒙古的台灣民眾,造成極大轟動,當地書記官甚至欲找攝影團隊跟拍、媒體大肆宣傳,然我本身個性低調、不願露面而極力婉拒。

238 遼 銀鎏金雙龍戲珠紋臂韝
  L9.8cm
  TWD 450,000-600,000
 
歷經數十載終與親人再次相逢,歡喜之情,溢於言表,更受到盛情接待。由於內蒙古巴林右旗盛產雞血石,因而受到多方介紹並推薦收藏,但未引起我們的興趣。之後親友在言談間得知內人自學生時期便對考古研究充滿興趣,正巧當地又有遺址被發掘,親友們便熱情動員各種關係,駕駛當地唯一的電廠吉普車,帶著我倆到遺址參觀,順道拜訪擁有文物的當地農民。當地人一見生面孔,馬上提高警覺、充滿戒心,即使費盡三寸不爛之舌仍不願透露蛛絲馬跡。敗興而歸的我們只好多待幾日,再請親戚獨自前往,經數次溝通,終於打開對方心房,也開啟我們的收藏旅程。

 

241 唐 白玉梁金筐瑞獅紋帶板 十件一組
  L4.5-L6.2cm
  TWD 1,200,000-1,500,000

 
當時,中國與蘇俄關係不佳,內蒙屬軍事管制區,進入時相關證件都須留在當地做抵押。從赤峰、烏丹、翁牛特旗、奈曼,到巴林右、巴林左等地尋訪,這樣一趟路程大概十多天。恰巧,我有親戚於通遼博物館擔任高級幹部,因此能安排我們到各遺址參觀、考察,幾乎全內蒙都有我們的足跡。每次的考察都驚險重重,有著不同的挑戰,當中最為人所知的遼代陳國公主與駙馬合葬墓,剛被發掘時,墓室僅開窗戶式入口,我們便從小小的窗口拿著蠟燭爬進內部參觀,到後期才有門式入口可走入,前後共造訪三次之多,而能對遼代藝術進行徹底研究。由於地處偏遠,又身處異地,除彼此外無人可信任,為了生命及財產安全,我們夫妻倆不敢同時進入墓葬,必有人在外以備不時之需。此外,像是吐爾基山遼墓初被發現時,我們也搶先進入墓室,見證大遼驚人的文化藝術。

237 遼 銀鎏金鳳紋鞘配白玉柄錐
  L19.5cm
  TWD 280,000-350,000
 
我們的友人,巴林右旗博物館館長青格勒,有感於我對大漠草原的熱情,為我取「巴特爾」這一蒙古名。事後方知,蒙古人取名都有其意義,像是歌手騰格爾,意思為藍天、女演員斯琴高娃,代表銀色月光。他認為多年來不顧艱險,為了考古藝術涉足各地的我,是位不畏困難的勇者,因此這個名字有「英雄」之意。這樣的盛讚實在受之有愧,然此名不僅是友人對我的讚美,更象徵我與草原的融合,是我終身的驕傲。

222  元 青白玉龍鈕印
  H5cm 印面 5.4x5cm
  TWD 800,000-1,200,000
 
時光荏苒,多年的考古經驗,不僅開闊宏觀視野,亦獲得許多稀有珍藏。從遼金金銀器始,收藏領域漸漸跨足至唐、宋甚至漢代金銀、古玉等。這個過程並不容易,曾經有次我們夫妻二人因故到廣州辦事,剛進飯店,竟馬上接到許久未聯繫的一位內蒙某館長來電,異常嚴肅地要求清除彼此間所有聯繫,雙方不要再連絡。事後方之,對方親屬中有類似國安局人員,稍有不慎,便可能再也無法回台,因為此事,我們大約十年都不敢再踏足內蒙,至今想起,仍冒出一身冷汗。但也因為重重難關,才淬鍊出今日的收藏。

 
 
236 遼〈銅鎏金契丹文項圈配金穿玉摩羯魚耳墜〉
項圈 L27cm 耳墜 L2.6cm
  TWD 280,000-400,000



229  唐 瑪瑙鑲金鏨花卉紋葵口盤
  L16cm
  TWD 450,000-600,000

這些珍品得來不易,收藏過程中,有幸獲得一位摯友幫助,才能尋得如此精彩而豐富的珍品,此位友人不僅是金銀器專家,還是唐代地宮「法門寺」發掘者之一,極富盛名。每件藏品背後都有段精采故事,訴說著大草原往日的傳奇,例如編號236遼〈銅鎏金契丹文項圈配金穿玉摩羯魚耳墜〉項圈上刻有參照漢字創建的西夏和契丹文,神秘而精美,極受我喜愛;編號251遼〈白玉迦樓羅配花瓣紋金珠項鍊〉,迦樓羅乃遼金時期與宗教相關之特殊題材,非常稀有難得;而在遼金文物中,太陽花是一種非常具代表性的紋飾,例如編號235遼〈金嬰戲花圖鐲一對〉,珍珠地鏨刻細密,其上太陽花盛開綻放,枝葉纖長柔美,精美非凡。此外,像是編號229唐〈瑪瑙鑲金鏨花卉紋葵口盤〉,其造形為當時典型樣式,陳國公主墓也出土過此種器形,本品品相完整,且連底足亦呈葵形,為遼金標準器,更是內人最喜愛的藏品;另當年,內蒙某些博物館設有徵集處,自各地徵集文物後也可買賣,編號242遼〈金面具一對〉即來源於此。

242  遼 金面具一對
  L22cm / L23cm
  TWD 1,500,000-1,800,000
 

235 遼〈金嬰戲花圖鐲一對〉

D7.5cm
  TWD 1,200,000-1,500,000
 
在以中原漢文化為正統的中國藝術史中,偏遠的少數民族一直不被重視,但他們的美學與文化絕不亞於漢民族,然游牧民族的遷徙習慣與環境等影響,其藝術珍寶散落在廣闊草原大漠上,難以系統性的搜羅,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僅收集到四十餘件珍品。我一直希望能讓更多人注意到這些絢爛的珍寶,已相識多年的宇珍甚能理解我欲傳遞的理念,因而我將多年收藏整理出來,呈獻在拍賣舞台上,不僅是對自己的一個紀念,更願能弘揚唐宋遼金元這塊璀璨的藝術瑰寶。

218  唐 青玉雲紋單把杯
  L15cm
  TWD 500,000-680,000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