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宋代文人優雅情 陶朴瓷妍玲瓏心

夏紅 / 前國立故宮博物院編纂
 

南宋.劉松年〈攆茶圖〉局部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美哉宋代  風雅人生
中華文明浩翰璀璨,回首歷史長河,誰是其中之最⋯⋯
史學家陳寅恪:「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趙宋之世也。」宋代經濟富足,市民的富裕閒暇生活及審美情趣促成宋朝文化高度的的繁榮,宋人且以精神文明享受著美好而風雅的人生。
 
宋朝文化豐盛飽滿;文學、藝術、音樂、哲學、科技各方面都成就輝煌,尤其以文學藝術最盛。經濟繁榮,文化教育發達,文學、話本、詞、詩歌、小說,南戲、雜技等自然的走向了民間,成為雅俗共賞的文化。

著名史學家錢穆先生談:「宋以後的文學藝術,都已經平民化了。」一般平民家庭受文人的影響,也倣效其焚香、掛畫、插花、點茶等生活四藝,家庭中常見牆上掛畫,瓶中插花,市井中也不乏點茶擔子和古董字畫舖子。大街小巷裡,唱戲的,說書的比比皆是,更有文人雅士相聚來個填詞大會,吟詩做對,趣味橫生,民眾生活的空間就是文藝的空間,充滿活力。宋代,理所當然成為中國歷史上最有品味的朝代。

 

北宋.宋徽宗〈文會圖〉局部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優雅的靈魂
宋朝文明的魅力,可以說是高高在上;士民生活幸福指數高,士大夫文人素質高,宋朝政治文明水準高。在這三高影響下,千年前的宋朝美學已然達到世界頂峰。宋代文人士大夫ㄧ本高尚的文人品格、高遠的視野、瀟灑高逸的生活態度,加以多擅長琴棋書畫、詩詞歌賦,讀聖賢書以迎接生活的快樂,化繁複為簡單,不圖名利、不求財富卻在生活中找到了美,這種美,久而久之自然而然的影響了宋代社會,宋朝也成為了全世界知識份子最好的生活典範,簡單地說,宋代文人有ㄧ個優雅的靈魂,懂得閒適的慢活,活出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從經典宋畫,宋徽宗〈文會圖〉便可一覽宋人的優雅閒情。圖中几案上琳瑯滿目,各式瓜果美食、茶器、酒樽羅列整齊,氣派非凡。賓客相互寒暄談笑,氣氛歡愉。侍者們點茶、分酌、奉茶,井然有序,宋徽宗《大觀茶論》:「點茶不一,而調膏繼刻,以湯注之,手重筅輕,無粟文蟹眼者,調之靜面點⋯」宋代龍鳳團茶點茶法躍然紙上,洋溢著文人優雅的氣質,也明確描繪出宋代點茶的精緻典雅。

宋代品茗有道是「器為茶之父,水為茶之母。」《大觀茶論》提到茶器時就說:「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取其煥發茶採色也。」白色湯花與黑色兔毫茶盞,黑白分明,明豔照人。宋代文人從日常中的細節靜靜品味著生活的真諦,自然而然的成就了極簡極雅的宋代美學。
 

陶朴瓷妍玲瓏心
宋時風雅已然遠去,然而點茶、焚香、插花、掛畫之中所蘊涵的生活意趣,卻並沒有隨著時間走遠,我們依舊可以從中感受到生活的美之所在。

宋代是中國陶瓷發展的輝煌時期,不管是在種類、樣式還是燒造工藝等方面,均位於世界巔峰地位。巔峰地位豈是輕易可達;若不因為那深藏的文化底蘊,若不是因為那一份綿延不絕的創造力,若不是因為那一顆玲瓏心。

 
H13cm
  出版:《陶朴瓷妍:官民競技下之中國古陶瓷》, 
  擎光創意文化,台北,2009 年,頁 258-259,編號 109
  TWD 100,000-180,000

瑩潤清透湖水出,玉潔冰清似有靈。
瓜熟自有芳香溢,圓融本是趙宋情。
 
青白釉又稱「影青」,「影青」名字真美,像文藝小說裡女主角的名字,秀外慧中,清雅脫俗。影青以鐵為著色劑,在雕刻花紋的生坯上施釉,釉細膩帶微微湖青,光澤瑩潔溫文就如一個進退有據、彬彬有禮可以深交的謙謙君子。

影青是景德鎮宋代瓷器的主要品類,瓷質薄、釉細白而青,暗雕花紋,內外映照時均可見影,因而稱為影青,又有隱青或罩青之稱。是宋元期間,中國南方生產的一種青瓷,胎體輕薄,釉色青中帶白、白中揉青,氣質高雅,溫文恬靜,是標準的宋代極簡美學,及優雅生活品味的表現。
 
這一件瓜形蓋罐,釉光瑩亮,釉面泛著水靈的韻緻,如冰似玉,既得白瓷之無瑕嫻靜,又展青瓷之明豔風采,罐蓋為瓜蒂造形唯妙唯肖,瓜圓豐滿,瓜身刻劃瓜棱,更添佳趣。

 
H20cm
  TWD 200,000-250,000

水注本姓湯,全名湯提點,
蝴蝶結飾巧,影青開慧眼。
 
宋代點茶,優雅繁複,品味茶香也品味生活,是宋代文人四事中最高品格的事,也最費事。但文人樂此不疲,可見點茶必有其魅力;「點」是將茶瓶中煎好的水,注入茶盞中,點水時要捏拿準確,該注的時侯俐落的注,該停的時侯乾脆的停。
 
點茶所需器具繁多,其中必不可少的就是水注,主要的用途是注湯點茶,也叫做執壺。執壺其實早在隋唐已出現,是古代盛酒用的酒具,由蓋和器兩部分組成。
 
湯提點(湯瓶),即為水注,姓「湯」,就是熱水,是說提起湯瓶來點茶。「湯提點」呢,是古代官名,即是提點刑獄,官位相當於現在的警政署長。「提點」也含有「提舉點檢」的意思,茶具加以官銜其來有自,乃南宋審安老人所創,有名有姓有道理,也更加提升了點茶茶具在文人心中的地位。
 
南宋畫家劉松年的《鬥茶圖》中,詳繪了湯瓶的外形,喇叭口,高頸,溜肩,腹下漸收,肩部安裝很長的管狀曲流,這應該是宋朝湯瓶的真實樣貌,湯瓶的壺嘴修長,成為宋代最具代表性的茶具。
 
本件青白釉蝴蝶結飾瓜棱形水注,具有標準的宋瓷風華,形制兼有唐風,別出心裁的蝴蝶結飾精巧靈活,平添了幾分秀雅端莊,與瑩潤的青白釉氣韻一致,相得益彰。
D11.7cm
  出版:《陶朴瓷妍:官民競技下之中國古陶瓷》, 
  擎光創意文化,台北,2009 年,頁 212-213,編號 86
  TWD 100,000-180,000

 
江南望郡吉,法效百工才,
盞底梅花開,雲中福壽來。

 
吉州窯陶瓷藝術自由奔放,舉凡生活氣息濃重的美感表情如漏花工藝、木葉盞、剪紙盞,質樸精純的釉下彩繪和出神入化的玳瑁釉等都發揮得淋灕盡致;剪紙盞是把詩詞、吉祥話,動植物及龍鳳花紋等描繪在紙上剪下粘在茶盞上燒製。吉州窯各類品種因地制宜,因材施作,充滿民間色彩,造形和裝飾花樣包羅萬象,五花八門。蘊含著豐富的歷史情懷,活脫是宋元社會的縮影。
 
這件吉州窯褐釉黑彩茶碗,碗內壁先施褐釉,釉上以黑彩在碗心著梅花一朵,並加放射狀直線到碗口,四朵雲紋中,個別墨書寫了「壽、山、福、海」四個字,筆法有勁,字字有力。又頗具祝賀生辰,福壽綿長之意。
 
盞是宋人對茶碗的稱呼,茶盞在南宋審安老人的茶具封官銜裡稱為「陶寶文」,「陶」是姓氏,也明示為陶瓷製成,「寶文」就是寶文閣大學士,是最高級的文學官銜。陶寶文(茶碗),此處指的是黑釉茶盞,「寶文」的「文」相等於花紋的紋,意指茶盞上有漂亮的紋飾,這個官銜不但高級還望文生義,名符其實。
 H21cm
  TWD 150,000-200,000

 
鹿與爵祿總相連,
神采飛揚吉州窯。
 
鹿溫馴又美麗,鹿字充滿吉祥意;諧音福祿的祿,大路迢迢的路,意為著自由,官運等美好的人生願望,從唐代以來,鹿就成為傳世工藝品類的流行裝飾紋樣,吉州窯瓷器中常可見「瑞鹿銜花」、「奔鹿、躍鹿」等吉祥瑞應的圖案。

這件開光奔鹿瓶造形獨特,釉色明亮乾淨,通體褐釉彩繪;紋飾組合十分豐富,從頭開始,頸部黑線條拉開了主題故事的序幕,接著頸部雙粗線,間隔中施以回紋醒目端莊。頸部,腹部勾繪兩開光,主角上場;開光內雄鹿銜草奔躍,鹿角,及鹿四肢都往後方向描繪,展現奔勢,活潑生動,腳下的小草好像也因雄鹿奔過震動而有歪斜散開的現象,看似逸筆草草,其實輕重有度,粗細有致,寫實又寫意,可見對動物生態觀察入微。外以纏枝卷草紋為地,莖粗葉茂,纏纏綿綿、連續不斷。整體畫面強而有力,充滿吉州窯的獨特風情,欣賞把玩,很是賞心悅目。
 
吉州窯創燒於唐代晚期,經五代、北宋,鼎盛於南宋,彩繪瓷是吉州窯在南宋時創燒的新品種,是為釉下彩;直接在胎坯上彩繪圖案,再施薄釉燒成,整體色調溫潤勻融,紋樣形神兼備,具有濃厚的生活氣息和民族藝術特色,洋溢著吉州窯飛揚的神釆。
 

風雅的年代,淡然美好的生活

俗話說心靜自然涼,靜可制動,靜之功能大也,但要如何達到靜境呢;靜坐靜思自古以來都是一種修身養性之道,懂得品味生活的宋人在家居、宴客、讀書的時候,都不忘在香爐中燃點香料,一爐馨香滌凡俗,讓整個環境沉浸在沁人心脾的香氣中,氣定神閒,靜中更能瞭解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北宋.宋徽宗〈聽琴圖〉局部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宋畫中常見文人焚香熱
在宋徽宗趙佶的《聽琴圖》中,宋徽宗一身道士裝扮,樹下撫琴,旁邊有一雅緻的香几,几上放置一個小巧精美的白瓷香爐,輕煙裊裊,仙氣飄飄。焚香盛行,各式香爐當然也成了皇室貴族和宋代文人心愛及重視之物。
 
龍泉窯青釉的粉青、梅子青是中國古代青釉藝術的巔峰之作,採用多次素燒,多次上釉的繁複工序,釉層愈厚,翠青綠意愈濃,發色最美,以之焚香,心靜境遠,如入仙山。
H9.7cm
  TWD 600,000-800,000

青銅本剛強,金爐生紫煙。
粉青自溫柔,龍泉展玉顏。
 
三足爐器形仿商周青銅鬲的樣式,所以又稱為鬲式爐。爐腹部至足部凸起的三條棱線,模仿青銅器出筋的裝飾效果,很是逼真;棱線處因為不易停釉,釉層較薄,透出白色胎骨,格外搶眼,當時宋代許多窯場都很盛行這樣的裝飾。整體外形頸直腹圓,對比成趣,凸顯了鬲式爐飽滿圓潤的風采。通體施粉青釉,釉層滋潤,釉色晶瑩透明,光澤高雅。三足內側各有小氣孔,足底無釉處呈灰白色。通體光素無紋,造形沉渾靜穆,色澤淡雅若露,一如溫柔敦厚之謙謙君子。
 
追古懷古是一種永遠無法捨棄的愛戀,也因而使文化得以傳承永續。兩宋時,崇古更是一種流行,由於《先秦古器圖》、《宣和博古圖》等古器圖冊發行的激盪,瓷器燒造於是以尊敬先人智慧之心及鍾愛古器物之情,將三代青銅器形的神魂與造形用瓷土來演繹,有作為禮器使用者亦不乏古色古香的點茶、焚香、文房等用具。南宋龍泉窯燒製的青釉鬲式爐,翠色迷人如美玉似凝脂,最能發思古之幽情。
 

四方神靈,五穀豐登
天上人間,歷史文化,神話神獸,幸福美好,長壽吉祥。古人憑著萬能的雙手,揉著對天地的敬仰,捏塑出了青鳥來探看,白鶴壽綿長的祈願。「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靈,以正四方,王者制宮闕,殿閣取法焉。」

 

111 宋 青釉褐彩四神靈穀倉一對

H31cm
  銘文:朱雀、玄武、赤符、青鳥、白鶴
  TWD 250,000-400,000

 
像兩座巍峨聳立的建築一般,罐蓋似屋頂凸脊六棱華麗如塔,塔頂(蓋鈕)各立一昂首展翅的禽鳥;神采各異,極目四望,一派機警之姿,善盡守護之責。禽鳥與蓋緣卷雲坡簷,上下對應,精巧奪目。久觀之悠然神往,如展讀一冊精美的圖畫冊,深深陷入那遙遠的故事中……
 
上古時代,天分為東西南北四宮,法力無邊的四大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威震四方,妖魔鬼怪無不聞風喪膽。一穀倉口沿處貼塑繾綣雲紋,上刻「日」字;青龍雙目炯炯,張口捲舌,龍身隨頸盤曲攀附,四足五爪,一足向上高舉明珠,身手矯健,活潑生動,與蹲姿仰首,頭頂花翎,儀態俊秀的朱雀相望。兩側以褐彩書寫「朱雀」二字,意喻驅邪避禍與幸福圓滿。

另一穀倉,口沿處雲紋上刻有「月」字;頸部白虎臥地匍匐,方頭闊嘴鼻渾厚,雙目圓睜向前看,憨態可掬,間飾經書、靈芝、赤伏符和龜蛇等象徵神力及長壽吉祥之物,裝飾技法立體活潑,純熟巧妙。器物上以褐彩書寫文字是本件的一大特色;兩件罐蓋在坡簷處分別書寫「青鳥」、「白鶴」,罐身赤伏符上有「赤符」二字,龜蛇身後有「玄武」二字,字體清晰工整。兩件蓋罐龍虎相對,朱雀玄武互應,形象栩栩如生,渾然天成。慢慢旋轉罐身細讀品味,充滿歷史文化精神,饒富佳趣。

堆塑龍虎紋的青釉穀倉,又有龍虎瓶,日月罐的別稱,造形上,常以「多角」為飾,「角」在浙(古越地)發音與「穀」諧音,美化之外更祈盼多「穀」豐收,穀倉儲存穀物或錢幣,也儲存了無限對美好生活的希望,歲月悠悠千年,逝去的已然逝去,美麗的傳說永流傳,傳統的圖騰塑在罐身,把玩在手,刻在心中,那就是永恆。

南有景德,北有彭城
磁州窯是中國古代北方最大的民窯體系,也是漢族傳統製瓷工藝的珍品;窯址在今河北省邯鄲市峰峰礦區的彭城鎮和磁縣一帶,磁縣宋代叫磁州,所以名為磁州窯。
 
宋代磁州窯畫風多元,不拘一格,民窯瓷器尤其不受宮廷規範制約,取材於生活所見自由奔放,自然而然的展現出宋代經濟繁榮、社會安定的富足美滿。
 

 
H24cm
  出版:《陶朴瓷妍:官民競技下之中國古陶瓷》, 
  擎光創意文化,台北,2009 年,頁 160-163,編號 62
  TWD 250,000-350,000

觀音呈自在坐姿,右腿屈起,左腿自然下放,放在盛放的花卉青草台座上,自在安祥一如草原中現身的觀音,慈眉善目,面容恬靜柔美,雍容典雅,以慈悲、智慧及女性的母愛感化世人,普渡眾生。
 
觀音通體施白釉,潔白盈潤的釉色如白玉一般,紅綠彩繪自然描繪點染,麗而不俗。觀音頭戴華冠,黑髮玉面,面容豐潤,眉長目秀,眉心紅點明豔清晰,愈顯端莊嫻雅。袒胸露腹,胸飾瓔珞、披帛不同於一般常見觀音像,綠底繁花,滾邊流暢,長裙白底小花光澤秀潤,服飾綜合漢服韻味與草原風情,用色大膽繽紛而不失觀音的端莊秀雅,裝飾技法奔放自如,與潔白釉色相互輝映,光彩奪目,展現了民間藝術特有的豪放與樸實的風格,令人目光不忍離去。
 
在色釉基礎上,又創造了在已燒製的白瓷表面加彩,二次燒烤成色,成為世界上最早的釉上彩繪「紅綠彩」。高超旳技術成果與輝煌的藝術成就,在世界陶瓷史上寫下光輝燦爛的一頁。

把傳統的書畫藝術與製瓷工藝結合在一起的白地黑褐彩繪,是磁州窯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的獨特貢獻之一。磁州窯構圖嚴謹,典雅古樸,形象生動活潑,情趣盎然,展現了宋元時期的社會風俗,民間繪畫的多元及蓬勃的生命力。

 
H40cm
  出版:《陶朴瓷妍:官民競技下之中國古陶瓷》, 
  擎光創意文化,台北,2009 年,封面及頁 142-145,編號 54
  TWD 20,000,000-26,000,000

蓮花伴嬰潔淨生,牡丹護兒富貴來。
古雅樸拙罕見珍,黑釉剔花心底白。
 
碩大端莊之美,剔花流暢之美,嬰戲純真之美,黑白分明之美,蓮花潔靜之美,牡丹華貴之美,諸多美的要件構成了本件嬰戲蓮紋罐的耀眼奪目。以罐為紙,大展繪畫的藝術、民族的精神、文化的特色,主題明確,構圖繁複精彩;開光外滿布纏枝葉紋飾,綿延連貫,嬰兒在內恬適自得。一嬰左手握細枝卷葉,蹲於莖葉藤蔓交錯纏繞之中,靈活流轉。背飾盛開牡丹,雙層複瓣,嬌豔富麗,貴氣雍容。罐另一面側臥嬰兒,右手及足後各飾一碩大蓮葉,葉片舒展,左手握盛開蓮花,花葉緊緊環繞嬰兒,構圖完美詮釋人們對吉祥富貴、美好人生之期盼,展現嬰兒的幸福,大地的愛。
 
嬰戲圖為磁州窯陶瓷中非常重要並討喜的題材,以瓶、盤、碗、罐、枕等各種實用器具為載體,常將活潑可愛的胖娃娃與植物紋樣組合成寓意吉祥的圖案。本罐中之牡丹與蓮花紋都是磁州窯的流行紋樣;牡丹國色天香,蓮花出淤泥而不染象徵富貴吉祥繁榮昌盛,品性高潔好運連連。工匠們更以高超的技巧,流利的筆法,賦予花卉無窮的活力與生機。
 
嬰兒肥嫩圓潤的臉龐,漂亮的髮髻、滾壯健康的模樣,活潑生動唯妙唯肖,令人越看越愛,真想抱起來親一下。
 
在做好的胚胎上,先施一層潔白的化妝土,趁未乾時施以黑釉,明快地剔掉多餘部份並刻出紋飾,強烈的立體感頓時出現,最後罩上透明釉燒製,這才完成黑釉剔花作品。剔黑時萬不可傷及底層的白,剔劃技法當然必須老練高超,本件黑釉剔花嬰戲蓮紋罐造形端莊典雅,整體線條流暢、強韌有勁,釉面厚潤,黑白分明,構圖生動活潑,尤其描繪精細的肚兜花紋和嬰兒衣著上的結飾,細膩流暢、精美無比,表現了磁州窯黑釉剔花的高度技巧,簡直到了無懈可擊的地步,全罐古雅樸拙,風韻迷人真乃磁州窯罕見之珍品。
 

良辰美景何需盼,盡在樸實雅淡中
「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作將來」汝窯天青的神祕淡雅,勝天下一切之波光瀲豔,讓人愛不釋手,競相模仿千年而不得其半,然而寧靜如天青絕不是宋瓷唯一的色彩。
 
宋代用色之神奇;不與天比青而自青,不與花比豔而自豔,不與少女比嬌而自嬌,不與蜜比甜而自甜,不與雪賽白而自白,不與夜晚比黑而自黑…。
 
宋代生活宋人情,宋代色彩宋人韻,世界巔峰宋代瓷。耐人尋味歷千年而不衰,只因那一顆玲瓏心。

129  金/元 褐釉劃花牡丹鳳紋罐
  H30cm
  出版:《陶朴瓷妍:官民競技下之中國古陶瓷》, 
  擎光創意文化,台北,2009 年,頁 148-149,編號 56
  TWD 380,000-480,000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