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2018秋拍】北齊 大理石雕佛像碑

2018/10/12

【影片欣賞】北齊 大理石雕佛像碑

碑雕製成造像組合形式,屬漢白玉之材,質地細膩瑩潤,色澤溫雅,雕鑿刻劃精細,像上尚餘彩繪殘痕,顯示造像碑表面原應施有斑斕之加彩。正面採背屏式半圓雕二段式構圖,以一佛二弟子二菩薩之佛傳故事為題材。主尊為釋迦牟尼佛,高肉髻,面相方圓,細眉長眼,小口薄唇,嘴角微翹略含笑意。身穿通肩長衣,袒胸,內衣束帛帶,衣紋疏朗,線條自然流暢。右手上舉施無畏印,左掌下垂作與願印,結跏趺坐於須彌座上。身後為舟形背光,頭後淺雕圓形頭光,同心圓內飾蓮花,外加火焰紋。尊佛左右各淺雕一僧人,為弟子釋葉尊者和阿難尊者。兩側高浮雕脅侍普賢菩薩和文殊利師菩薩,身後舟形頭光,面容端麗,眉目舒展,冠飾恬雅。身著交結式袈裟,薄衣適體,衣紋轉折流暢自然,右手當胸持蓮蕾,左手向下持淨瓶或施與願印,跣足立於蓮臺之上。

下方基座前方為一組浮雕像,中間一地神,屈腿舉手持托盤,盤上有蓮花實。地神兩側分立供養人,高冠博帶,持物禮佛。另座兩側各高浮雕護佛瑞獅,獅子瞪視前方,口露利齒,神情威猛,展現北齊時期人們豐富的宗教生活與高超的雕塑工藝。而在當時除石窟寺之大型石龕外,亦見大量造像碑,具可移動性、完整性、可單獨供奉之特色。相關例證可見今鞏縣石窟第三窟外壁西側,北齊〈第285龕〉,龕中雕一佛二弟子二菩薩五尊像,座前雕二獅和博山爐,其造型樣式與本作相似,兩相比對,本作是為同時期石窟造像風格之縮影,意味著北齊供養佛像的新局面。

碑背面為思惟太子佛傳故事,呼應正面釋迦垂跡。採加彩淺浮雕技法,施以赭紅和青綠色,色調單純明快,顯現彩繪與石雕的完美結合。思惟太子頭戴高冠,微前俯,身著貼體薄衣,下著長裙,右腿屈起平搭於左腿,右肘支於右膝,食指觸腮,左手下垂捂右腳,坐於柱墩座上。座下為蓮池,蓮花盛開綻放,莖蔓纖長,一莖蓮花自池中伸出,托舉飛天,屬八部眾之一,為佛教之護法。飛天有舟形頭光,面方圓,頭戴方冠,肩帔巾,雙手合掌,專注聆聽菩薩說法。又池畔兩株菩提樹高壯茂密,枝葉於空中交纏至頂部,營造超然物外的禪定境界。

南北朝時期,中國佛教開始全面發展,其中北朝由於君王大力提倡,佛教發展尤為突出,人們紛紛爭做功德,開窟造像、興寺建塔,蔚然成風。北齊是當時鮮卑化漢人政權,在政治、文化,特別是佛教藝術方面留下輝煌篇章。此時期文化多元並立,與南朝交往、與西域聯繫和天竺佛法東傳,彼此交融碰撞,孕育出獨具特色的佛像藝術。由於統治者提倡鮮卑化,一改北魏「秀骨清像」風格,轉而迎合北方民族之審美,造像面容豐圓飽滿,裝飾簡潔單純,薄衣貼體,隱約可現佛像軀體輕微起伏變化及剛健碩美造型,此種新風格被稱為「北齊樣式」,更為隋、唐佛教藝術奠定堅實的基礎。今上海市博物館庋藏隋〈佛五尊造像碑〉,明顯保有北齊特色,可資參考。

再將各地出土造像相互對照,可見山東青州盛行彩繪貼金石灰岩單體立佛;而河北曲陽主要以漢白玉為材質,白色大理石溫潤質感與豐富彩繪,更能體現佛與菩薩慈悲為懷的內心世界,並從碑像單體圓雕、高浮雕到背屏式半圓雕,可見北齊風格多元豐富。本作整體主賓分明,左右對稱,佛像臉形渾圓豐潤,五官精緻,眼光下斂似在俯視沉思,神情柔美,加之體現「曹衣出水」繪畫風格的技法,完整展現北齊佛教藝術特色,更代表著高水準的佛教雕塑工藝,再從材質推斷本品應為曲陽之造像,飽含歷史氣韻,實為難得一見之箇中臻品。

返回頁面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