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珍國際藝術 | 藝術拍賣與私人洽購 | Yu Jen Taipei

選單

台北宇珍2018秋季拍賣—明與愚設計珍藏

2018/09/10
文 / 尹愚
 
 
我的母親是北平人,1946年來到台灣。在1979年政府剛開放國人出國觀光,而當時僅有少數人能出國。恭逢其時,母親開始經營委託行生意,我便跟隨母親學習。隨著台灣經濟發展的突飛猛進及國民所得提高,生意眼光敏銳的她毅然投資餐飲業,並獲得相當不錯成績,累積的資金更為日後的新事業奠定基礎。

1987年兩岸開放返鄉探親,尋訪在廣東省汕頭市經營古玩生意的親戚後,又激發母親轉行的動機。1989年,我們進入中國,穿梭在各城市尋找珍稀古物,有幸得到七件高古銅鏡,卻在出境時遭到阻礙,歷經驚心動魄的周旋後,文物仍被沒收,甚為遺憾。有了這次的經驗,我們開始轉向明清玉器、銀器等文物藝品的蒐尋。當時中國經濟尚未發展,許多珍貴的文物仍散落民間各地,因為這些品質好、數量豐富的資源,使我們成為左手買進、右手賣出的玉石古董商,經手的玉器亦超過十萬餘件。

1990年我與夫婿一起創業,成立「明與愚工作室」,將精美玉器加上中國結,編織成一件件獨特的藝術品。每天絞盡腦汁,不斷構思新式樣,使作品意外造成市場風潮,卻也引來同業仿冒,因而開始發展出更創新獨特的編織技法。從簡單的單心、雙心,到複雜如蝴蝶的昆蟲,都出自夫婿的精心巧手。在共同創作中,我運用明清玉、紅瑪瑙、珊瑚、點翠頭飾等元素,構思成一幅幅圖案,夫婿將之繪製成設計稿,並構思如何編結表現,累積多年經驗後,任何形狀的編織他都能得心應手。

「明與愚」的藝術創作路程艱辛,在漫長的道路上我們受到多方好友的肯定與鼓勵,才能擁有今日的成就,我們心中充滿諸多感恩與感謝。2004年,我們的作品受到紐約洛克斐勒亞洲博物館(Asia Society Museum)青睞,「明與愚 Shao Ming Li & Yu Yin 」成為其最重要的珠寶設計師之一,設計作品於博物館藝品區展示,並精選22件創作編輯成《蝶戀花》圖冊,將「明與愚」的品牌邁向國際。2009年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古玉新飾:明與愚創作展」,讓我們在國家藝術殿堂將作品呈獻予各界,與更多同好欣賞珍寶藝術之美。
 

2004年「明與愚」受邀紐約洛克斐勒亞洲博物館(Asia Society Museum)展覽並受聘為重要珠寶設計師

  
回顧2010年,「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原定結合「明與愚」雙品牌概念,並由文化部規劃至法國博物館展覽,以促進兩國文化交流,將蘊含中國歷史的帝后奢華飾品,成為台灣獨創的珠寶設計走向國際舞台。當時,法國博物館館長親臨工作室參觀欣賞,對我們的設計讚不絕口,尤其是編號123《疾寂》作品,佩掛在身上數小時都不捨取下,喜愛之情表露無遺,我們對於此次合作更是欣喜不已。然而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與「法國博物館」都滿心期待的籌備展覽時,卻因突發事故而擱置,成為我們心中的一個遺憾。
 

2009年「明與愚」受邀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古玉新飾:明與愚創作展」


期間,亦見及知名品牌Bottega Veneta編織風琴包,其包身與把手分別與我們2004年在美國紐約洛克斐勒亞洲博物館所展出的編號186《螽斯羽》編號137《鳳替》所創作繩飾之編結雷同。友人為我們創作被仿感到不平,更義不容辭為我們申請專利,經過摯友二年的努力,於2014年5月取得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繩飾之編結方法」之創新專利。

近十年來,各方藏家紛紛透過關係,希望能整批或個別收藏這些設計藝術品時,總是被我們鄭重地婉拒,因為我們夫妻倆仍希冀到法國博物館展現這些作品的風華。在盛情難卻時,總會先言明「純欣賞、絕不售」,只因這些作品都是我們嘔心瀝血的創作,每件作品背後皆有著獨特的故事,難以割捨的情緣。像是編號177《萼綠》作品,為纖薄且滿綠的翠玉蝴蝶造型,乃原一位外交官派駐北京時,購藏的三組珍品之一。起初,這位外交官將其一帶來請我設計,當得知還有兩組同樣飾物,便立刻透過友人向外交官夫婦購藏。我們很興奮能擁有這兩組翠綠的佳品,其中一組保留原樣珍藏,另組經過審慎思考後,取唐.李商隱《重過聖女廟》:「萼綠華來無定所,杜蘭香去未移時。」詩詞為創作意象,取玲瓏剔透粉紅碧璽磨刻為蝶身,以翠綠蝴蝶表示身穿青衣的仙女,再編織成可賞玩亦可佩戴的項鍊。另件編號169《花弄影》,白玉鐲玉質細膩潤澤,透亮瑩白,加上表面精湛的雕刻,可謂白玉中絕美佳品。我們抱著對玉鐲強烈的渴求,經過無數次與古董店老闆溝通,才以極高的代價求得。即使此玉鐲尺寸遠比我自己手圍小,但想配戴它的欲望非常強烈,為此費盡心思,尋覓許久才得與此件玉鐲質地及雕工都不相上下的白玉花飾,將之配對,再與點翠、琺瑯設計而成。
 

編號169《花弄影》


編號183《依依》有著特殊意義,要有如此玉質精良的白玉雙連扣實屬不易,有幸擁有兩對,卻在將其中一對售出後,才驚覺要能再珍藏的機會可謂少之又少,因此有了賦予雙連扣新生命的念頭,此件作品可說是促使我們開始收藏並開啟創作之路的金鑰。

對「明與愚」而言,每件設計都蘊藏著獨具匠心的巧思與真摯的情感,猶如悉心呵護的兒女,不忍放手。但好的藝術品不應只屬於藝術家,要學會捨得與放下,讓作品不是孤芳自賞,而是與人產生共鳴。應讓欣賞我們作品的人有機會在藝術美感中得到心靈的滿足,也拓展藝術家不同的視野,邁向更高的境界。於是我們漸漸放下對這些作品的獨佔慾,也適巧有難得的機緣與宇珍公司相遇,讓我們夫妻倆毅然放下執著,將近三十年來創作的心血交由宇珍公司,期待除在博物館展示之外,能以不同的方式呈獻,讓更多收藏者看到我們的創作、感受到奢華珍寶的魅力,更成為我們未來繼續創作的動力。中國文化源遠流長,本質謙和內斂;珠寶語彙的運用不是張揚喧鬧地求富求貴,而是含蓄轉折的表達情意,與西方珠寶相比更形豐富有趣,也使我們的創作蘊藏充足的學養與內涵,值得細細賞玩,發覺其中的無窮趣味。
 
返回頁面頂端